据美国《时代周刊》11月28日报道,阿富汗正在爆发无线电广播“大战”,广播如今已经成了美国和塔利班争取阿富汗人心的新武器。

  当塔利班驻阿富汗加兹尼省最高战地指挥官古拉卜·沙阿真的出现在首都喀布尔一所房子里,并神态坦然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的确让记者大吃一惊。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声称将在未来数周内对塔利班发起“决定性战役”,但这个频繁偷袭联军的塔利班高官不仅摸进重兵把守的喀布尔,还放言称塔利班最终将“百分之百重新夺回政权”。他还说,塔利班已在阿34个省中建立了31个省级“影子政府”。不久后,阿富汗战争即将步入第10个年头。作为国内唯一当面采访塔利班战地指挥官的记者,我们深感塔利班的无处不在,也深深为阿富汗的命运感到担忧。

美国和塔利班争夺广播权 靠广播争取民心

  塔利班异常凶猛

在上周五的黄昏时分,四发塔利班迫击炮弹在加兹尼省东部的米利小镇中心区爆炸,那里是一个美军连部所在地。一枚炮弹炸伤了两名当地儿童,一名12岁女孩和一岁男孩。袭击发生后两个小时,一条由驻扎美军“信息行动”小组拟定的消息,通过新建的广播站播放出来。这个广播站是由一个钢铁集装箱改造的,阿富汗广播员卡里穆拉播放了爆炸新闻,他说,两名受伤儿童被送入美军医院中,受到最好的治疗,但小男孩伤势严重。叛军继续伤害他们的阿富汗同胞,杀死无辜的孩子。

  阿富汗当地时间5月31日21时30分,在阿当地一位资深中间人士引导下,《环球时报》记者一行坐上了一辆两侧和后挡风玻璃被完全遮挡的丰田轿车,汽车在喀布尔大街小巷左拐右转,在深深的夜色中车外一片死寂,让记者忐忑不安。从车子经过的几个全副武装的军警哨卡来看,这里是距喀布尔市区不远的近郊,仍然是阿政府的控制区,但即将接受记者专访的却是塔利班加兹尼省最高战地指挥官古拉卜·沙阿。

无线电广播已经成为美国和塔利班双方的新武器,但是他们都必须更快更有效地行动起来。在这个贫穷的国度,只有少数的电视和网络,大部分人都是文盲,没有什么媒体比广播更强大。塔利班领导的叛军在大力发展宣传机器,通过各种手段传播他们的消息。他们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两侧建立了调频广播站,威胁对那些不收听节目的人进行肉体惩罚;曾经的反媒体运动现在开始经营起网站,报道不断升级的战争;他们还用袭击联军部队行动的原始录像大量制作DVD;同时,塔利班的地方发言人通过手机,与国内外媒体保持实时联系。

必威网站,  “6天前,我率一个作战小组在加兹尼省的穆卡尔地区伏击了一支联军的后勤补给车队。激战1个小时后,我们用RPG-7火箭干掉了其中3辆油罐车,消灭了车上的联军。随后赶来的美军武装直升机也打死了我们4个人!”36岁的古拉卜一开头就描述他不久前对驻阿联军车队的一次袭击,带血丝的眼睛突然放出光来:“跟我们作战的是美军和波兰军队,我很自豪,因为我们能跟43个国家的军队较量。”

美国雇佣阿富汗主持人 关注女性权力遭死亡威胁

  如果不是事先确认身份,很难相信坐在《环球时报》记者面前这位缠着阿富汗传统头巾、身材微胖的普通男子会是加兹尼省塔利班的高级指挥官。加兹尼省位于阿富汗东部,是塔利班武装最早“复苏”,同时也是袭击驻阿联军频率最高的省份。该省省会坐落在喀布尔通往坎大哈公路的枢纽位置上,自古就是两大城市的贸易中心,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

在这场媒体大战中,塔利班已经占据优势,北约军方现在已经开始向阿富汗后院的穷乡僻壤倾斜。驻阿美军和国际联军指挥官彼得雷乌斯将军最近发布的行动指南中强调,“信息战”中必须保持攻势,以确保重创叛军的宣传,进而转变“敌人的极端主义意识”。因此当美军第101空降师一个营的士兵今年夏末到达充满敌意的加兹尼省建立基地时,他们买了无线电设备,并雇用了主持人卡里穆拉。

  “塔利班在加兹尼省东山再起是2003年,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了除省会加兹尼市以外所有的地区。”古拉卜说,为了与驻扎在这个战略要地的美军等联军作战,加兹尼省的塔利班一共发展了11个作战小组,每个作战小组由5至6辆摩托车组成,每辆摩托车可搭载2至3名武装人员,配备有AK-47冲锋枪、重机枪、火箭弹发射器、自制地雷。这些武装人员的武器由隐藏在巴基斯坦奎达的塔利班领导者委员会免费提供,然后通过阿巴边境运到加兹尼省下发给各作战小组。古拉卜将他领导的作战小组行动分了几类:一是精心设伏联军巡逻队与后勤车队;二是“除奸”,也就是杀掉那些与美军配合的官员或者军警;三是绑架在阿外国人。

卡里穆拉来自阿富汗东部霍斯特省,25岁的他已经为美国在三个长期热点地区工作过,包括霍斯特省、帕克提卡省以及现在的加兹尼省。临时工作室内只有一张床垫当椅子,他和同伴法鲁克要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10点,每周7天从不间断。播放的内容包括亲政府的新闻、朗诵《古兰经》以及印度流行歌曲等,他们心情高兴时,也会来点迈克尔-杰克逊的音乐。卡里穆拉热情地表示:“阿富汗广播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每个人都认识我。”

  对塔利班来说,摩托车是其武装人员最常使用的交通工具,阿富汗政府军或者警察为何不禁止呢?古拉卜的解释让记者目瞪口呆:“阿政府一度在加兹尼省安达尔地区和吉诺地区试图全面禁摩,但我们立即通过清真寺和公共集会宣布:任何车辆都不得上路,并且在所有道路都埋设了地雷。几周后,政府就不得不宣布废弃这套想通过禁摩打击塔利班的策略,所以我们比政府更厉害。”

每天工作时,卡里穆拉都戴着棒球帽,穿着闪着亮光的棕色皮夹克以及传统的宽松裤。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小有名气,他将教导阿富汗同胞爱国作为自己的工作动力。他的广播很多内容都涉及到基本公民权利,比如阿富汗宪法以及谁是卡尔扎伊总统等。他还提供一些交通改善的消息,比如哪里因为战斗激烈而难以通行。目前,听众可以通过短信向他提问。但他正计划开通电话访谈节目,主题将集中于敏感的文化问题,比如女性权力。不过他也必须小心,他对女性权力的关注为他惹来无数死亡威胁。因此对于他来说,外出旅行是不可能的。

  对塔利班武装异常猛烈的攻击,驻阿北约联军日前称,在即将到来的6月份,将对坎大哈等地区发动一次最大规模的围剿行动,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期”。法新社认为,这将是一个血腥的战斗,对美政府推行的阿巴新战略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期。对此,古拉卜丝毫没把美国在阿这一“决定性战事”放在眼里:“2006年9月,美军不也在加兹尼省发动了代号‘愤怒之山’的军事行动么?结果又能怎么样。当美军扑向我们的据点时,我们把武器埋起来,就在家里和普通人一样种庄稼和罂粟,一些人则去加兹尼市租房子或者在旅馆住,还有一小部分留下来打游击,这种袭扰战术很快就把美军拖疲与累垮,最后就撤走了,我们也就回到这一地区。今年的马尔贾也是如此,相信坎大哈也没有区别,所以美国人永远也打不赢游击战。”

卡里穆拉还没有赢得极端保守阿富汗人的支持,但他却赢得美国的充分信任,他们对卡里穆拉的工作很少限制。美军第187团第三营信息官匹克说:“卡里穆拉知道人们想要什么,他以阿富汗人对阿富汗人的方式播放信息,起到了积极的效果。”现在,加兹尼省的美军部队已经增加卡里姆里的经费,并提供更多资金支持更广泛的广播努力。他们还向阿富汗乡村地区发放手动收音机,以扩大听众人群。

  阿富汗内政部一名高级官员和喀布尔资深媒体人士艾米尔均向《环球时报》证实,加兹尼省的塔利班“异常凶狠”:2006年,先后有两名阿政府省长在加兹尼省被枪杀;2007年4月,塔利班武装占领加兹尼省吉诺区,射杀当地的行政长官和刚刚上任的警察局长。2007年7月,23名韩国人在加兹尼省被塔利班绑架,韩国情报院院长亲自出面与塔利班谈判,并且支付了2200万美元的赎金,再加上保证“永不重返阿富汗”后,才有21名人质平安获释,另两名人质则在此前被枪杀。古拉卜警告说:“韩国不久前想重返阿富汗,他们违反了承诺,塔利班一定会杀掉他们的!”

塔利班发动回击 没收收音机袭击广播塔

  塔利班拒绝和平大会

但是他们的努力也受到塔利班的回击。在一些地区,塔利班没收数以百计的收音机并毁掉它们。还有些地方,塔利班以广播塔为目标发动袭击。而美军也已经开始干扰塔利班广播站的频率,并且向阿富汗民众发放与塔利班内容相反的“夜信”,破坏塔利班的胁迫战术。

  6月2日,已经两度延迟的喀布尔支格尔和平大会终于召开,来自阿富汗各地的1600名代表,包括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内的300名外国高官来参加这次会议。和平大会发言人艾哈迈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次大会有三大目的:一是向阿富汗各界人士就和平进程问计;二是询问他们是否应该与阿富汗武装团体达成和解;三是应该建立何种机制才能实现和平。最初,外界盛传塔利班和其他反政府武装会被邀参加和平大会,阿富汗总统府发言人瓦希德·奥马尔称,没有邀请任何武装组织参加这次会议,但他表示“欢迎任何组织派代表参加”。阿总统卡尔扎伊18日访美回国后也公开表示,没有塔利班的参与,阿富汗不可能实现和平。

在那些塔利班长期占据的地区,比如加兹尼省,居民的恐惧感很难改变。美军少尉菲利普对当地居民的麻木深感痛心,他说:“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袭击,他们知道是谁的错,但他们太害怕,不敢反抗这种袭击。”(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李雪)

  然而,塔利班指挥官古拉卜放话称,塔利班不会派人参加这种会议,“只要美国人和外国军队在阿富汗一天,这种垃圾会议就没有任何意义。”古拉卜说,塔利班对前来参加和平大会的各地长老也会毫不客气,“我们直接告诉他们,如果你们到喀布尔参加和平大会,那么回来时,会被马上处决的!”

  许多喀布尔人对这次大会可能引来的恐怖袭击表示担心。1日喀布尔还传出“基地”组织驻阿富汗分支的头目耶齐德已经被打死的消息。此人是“基地”组织的第三号头目。据称“基地”组织网站已经承认了这一消息。驻阿美军和阿富汗官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但“细节还在进一步核实中”。一位驻喀布尔的资深外交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非常担心针对这次大会的大规模袭击事件会发生。”喀布尔所有学校从6月1日起放假,直到和平大会6月4日结束。阿富汗内政部官员证实,此次放假与安全局势有关。记者在喀布尔街头看到,包括使馆区在内的重点目标都加强了安保,军警检查过往车辆的密度已加大。

  古拉卜说,塔利班也在调整自己,比如现在塔利班在所管辖地区并不禁止音乐,也让孩子们上学。“但女孩仍不能上学,这是传统!”古拉卜很明确表示,“还有一些人对美国抱幻想,想让阿富汗成为美国的第51个州,自己过上美国式的生活,可当民众什么也得不到时,就会认定政府和美国都是骗人的。”

  塔利班影响有多大

  对于塔利班的势力到底有多大,曾有传言称,除了首都喀布尔、一些大省省会以及一些交通要道外,其他都是塔利班控制范围。对此,古拉卜非常肯定地说,阿富汗全国34个省中,塔利班已经在31个省建立了“影子政府”。他说,“这就是事实。我们塔利班省政府由省长领导的文官和省军事委员会组成,各分区指挥官由省长和省军事委员会提名,再获各作战小组同意而定。”

  美国《华盛顿邮报》日前也报道称,阿富汗多数省份有两个“省长”:政府授权的“白日省长”和塔利班任命的“影子省长”。文章称,由阿富汗政府任命的拉格曼省“白日省长”,在当地居民中口碑不佳,因为他处处插手有利可图的项目,包括外国援助资金。而当地许多人却喜欢“严厉却果断”的塔利班“影子省长”。低级别塔利班“官员”一旦涉足腐败,哪怕仅是传闻也必遭解职。

  不论是阿富汗官员,还是驻阿联军官兵,他们在私下里与《环球时报》记者交流时均承认,阿富汗局势确实不容乐观。近两天,在与巴基斯坦交界的阿富汗东部努里斯坦省,数百名来自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占领了巴格·马塔尔地方政府大楼,逼退阿警察和政府军,最终还是联军出动战机轰炸才阻止其继续前进。阿东南部霍斯特省一座由西方援建的学校日前也被塔利班用火箭弹摧毁。另外,塔利班自杀炸弹袭击了霍斯特省一个警察营地,炸伤9名警察。在楠格哈尔省,两次爆炸炸死了5名阿安全部队官兵。在巴达赫尚省,9名缉毒警察被路边炸弹炸死。这是短短72小时内发生的塔利班袭击事件。就连阿总统卡尔扎伊日前也称,“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认识到,与塔利班进行对话的必要性。目前在阿富汗进行的这场战争,是不可能仅用军事手段就能取得胜利的。”

  喀布尔的律师卡鲁拉·法兹里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很怀疑喀布尔政府与反政府团体和解的能力和诚意,因为要想让阿富汗局势发生根本性变化,先决条件是:政府足够强大和稳定,足以在各省建立有效的政府,能够有力阻止一些国家极端势力对阿不同反政府势力的支持。(本报赴阿富汗特派记者  
邱永峥 郝洲)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