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死猪”与人感染H7N9无关

由于H7N9新病毒的出现,4月8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称“卫计委”)的例行新闻发布会超乎寻常的爆满。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昨天,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说,黄浦江死猪的因素可能很多,不必将死猪与目前人感染H7N9病例相联系。他重申,目前尚无证据显示,人感染的H7N9禽流感病毒,有持续的人际传播能力。因此,世卫组织不建议世界各国各地区在入境口岸实行特别筛查,也不建议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上述表述,是国家卫计委和世卫组织就人感染H7N9禽流感防控情况在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的。“黄浦江死猪临床不符合流感表现”过去两周,世界卫生组织一直与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及其他政府机构密切合作,监控事件进展。对于公众关注的“黄浦江死猪是否因感染H7N9禽流感毙命,并导致现在的人间疫情”,蓝睿明表示,“造成黄浦江死猪的因素可能有很多,我们并未将死猪和人流感病例相联系”,在已检测的猪中,流感病毒检测为阴性;猪的临床表现不符合流感的表现。但有些确诊病例接触过动物或动物所处的环境,上海某市场的鸽子中也检出了病毒,这些情况提示了动物到人传播的可能性,“有关调查正在进行中。”蓝睿明说。“不建议在入境口岸实行特别筛查”4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曾表示,不建议针对前往中国或者离开中国的人员实施任何旅行限制措施,不建议采取任何贸易限制措施。而“不建议世界各国各地区在入境口岸实行特别筛查”,是该组织此次新增的“不建议”措施。蓝睿明解释说,首先,现在感染源还没有得到十分明确的确认,这个病毒(指人感染的H7N9)是禽源性的,所以很可能就是禽流感,由鸟类或者家禽类传播给人的。同时,目前的病例数很少,只是散发状态,没有必要在口岸进行筛查。“但是,我们也会持续的调查,并且以开放的心态来对待”。【焦点·疫苗】卫计委
已启动H7N9疫苗制备研究
新京报讯
一种新的传染病出现,公众想到的,首先是有没有疫苗。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昨天表示,现在已经启动针对H7N9病毒的特性研究,为将来制备有特异性的疫苗做前期的基础工作。国家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办主任梁万年介绍,从找到病毒到生产出疫苗的最短周期是6-8个月。现在启动的,仅仅是疫苗制备的基础性研究。以后,假如说这个病毒变异,导致人际间的传播,尤其是大规模传播,“疫苗就要投入生产,现在我们正在做准备。”疫病防控无国界。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介绍,由我国首次分离的人感染H7N9病毒毒株已和世卫组织相关实验室进行共享。蓝睿明也表示,世卫组织将确保随时掌握、并向全球提供关于H7N9准确的疫情信息,用于诊断、治疗及疫苗研发的准备。不过,梁万年同时强调,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H7N9病毒能够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如果只是一种散发的,主要来源于动物的疫情,疫苗就没有必要生产并在人群中接种。“从成本效率、防疫效果来说,不需要对散发的病例都施行注射疫苗来防控”。昨天,曾成功研制人用H5N1禽流感疫苗和甲流疫苗的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此次疫情发生“大流行”征兆,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苗,可参照H5N1禽流感疫苗为原型疫苗研发并生产。他解释说,人用禽流感疫苗本名大流行流感疫苗,是一种模式疫苗,或称为“原型疫苗”,就是针对流感大流行,可以按照已批准的模式疫苗生产工艺及免疫程序,更换毒株再投入生产和使用。但需要根据新病毒的特点,对生产工艺和流程做一定修改。【焦点·传播】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H7N9踪迹新京报讯
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外专家、官员在不同背景下,回应了目前公众最关切的“H7N9能否人传人”问题。国家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办主任梁万年说,围绕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展开了大量的流行病调查,现有确诊患者之间没有流行病学关联,这些患者的621个密切接触者,经过观察,没有出现异常,也没有发现H7N9有持续的人际传播踪迹。但上海一位87岁确诊患者死亡前,其两位亲属也同时发生重症肺炎,一位死亡。对此,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说,家庭群发病例提出了人际传播的可能性,但该群发病例中,另外两例未经实验室确诊,且并无其他证据显示有持续的人际传播。梁万年表示,从概念上看,H7N9和H5N1都是禽流感病毒。从现有的临床表现来看,大部分确诊感染H7N9的病例病情比较重,“这个临床表现、病情程度和H5N1也是相同的”。此外,在传播途径上,H5N1是偶然从禽到人,15年间,人间病例一直处于散发状态。而H7N9如何从禽到人,梁万年坦言,还在研究中。国家流感中心主任舒跃龙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初步判断H7N9比H5N1更容易感染人,因为它的结构和机制,和禽间的H7N9病毒相比发生了一些变化,更容易粘附人的上皮细胞。
释疑H7N9由两三种禽流感病毒重配
此次疫情中,人感染的H7N9病毒显示是高致病性的,而资料显示,之前在禽类中发现的H7N9病毒是低致病性的。为何从禽到人,病毒的威力也会大增?这是否提示病毒在变异?舒跃龙解释说,目前,从人身上分离到的H7N9病毒,并非既往的禽流感病毒H7N9。他判断,现在H7N9是两种或者三种不同亚型的禽流感病毒的变异和重配。此前,国家流感中心的病毒实验室就发现,人感染的H7N9病毒,其内部6个基因片段来自禽流感病毒H9N2。为何会发生这种变异?舒跃龙说,流感病毒的重组或者重配是非常容易发生的,“我们还不了解重配的过程,在哪里发生的重配,都还有待研究。”这个病毒还会不会变?舒跃龙说:“2004年,H5N1在国内首次发现动物疫情,继而又发现人感染,我们高度关注,担心它引发流感大流行;但2009年,引发广泛流行的不是H5N1,而是新病毒H1N1。流感病毒怎样变,我们无法靠猜测去判断,只能依靠监测流感网络去密切关注。”●与H1N1的活跃性相比,H7N9还差很多。实验室对病毒的排序测定显示,H7N9的八个基因片断中没有人类流感基因片断,而H1N1的八个基因片断中有一个是人类流感基因片断,很容易导致人与人之间传播。——国家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办主任梁万年相关专题:H7N9禽流感来袭

由于H7N9新病毒的出现,4月8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称卫计委)的例行新闻发布会超乎寻常的爆满。

卫计委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梁万年通报了最新疫情(截至4月7日24时),上海、江苏、安徽、浙江四省共发生2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报告;且目前已排查621名密切接触者,尚未发现异常。

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层面已建立了由卫计委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应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

当前,病毒来源、特性以及传播渠道是最受关注的问题。

针对黄浦江死猪、禽类流感和人类病历三者间可能存在联系的猜测,世卫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表示,造成黄浦江死猪的因素很多,尚未将死猪和人类流感病历相联系。在已检测的猪当中,流感病毒检测均为阴性(未感染)。

据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长舒跃龙介绍,引起此次疫情的H7N9病毒是一个重配的新病毒,它是两种或者三种禽流感病毒的变异,属禽源性。目前,农业部门已经从鸽子、鸡和环境标本中检测到H7N9禽流感病毒。

但这些病毒如何传播给人,人际之间能否进行传播?

蓝睿明表示,有些确诊病历接触过动物或动物所处的环境,这些情况提示了动物到人传播的可能性。

梁万年则表示,究竟在动物当中携带病原体是哪一类动物为主导,这些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查明。不过,目前病历均处于散发状态,尚未发现人传人的证据。

在此之前,世界范围内也曾出现过H7禽流感病毒感染人的案例。但蓝睿明表示,不同病毒的传播模式可能是不一样的,不能根据以往的情况来推断新病毒,即便是其他H7禽流感新病毒也不能作出推理判断。

必威官网,不过,与以往发生的禽流感相比,H7N9的新特点仍值得特别关注。过往的禽流感大多数是先在禽类当中爆发,然后传播给人。但H7N9却没有经历类似以往禽类疾病的爆发,而直接出现在人类当中。对此舒跃龙解释,H7N9病毒本身对禽类即是一种低致病的病毒。

这就意味着,即便禽类中存在这种病毒,也有可能不会出现大规模禽流感的爆发。而由于无法得到禽类疾病爆发的警示,这对下一步疫情的防控将带来极大的挑战。

舒跃龙还指出,与普通的流感病毒类似,新发现的病毒也会不断变化,但究竟朝哪一个方向变化无法预测。这需要依靠监测网络密切关注。

对于下一步的疫情监测工作,梁万年表示,将重点开展不明原因肺炎监测和流感样病例监测,强化密切接触者追踪管理和疫情发生地的卫生学处置工作;同时表示,提高医疗机构,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对病历的早期识别和发现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