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美国中文网叶清菲报道:近日,纽约的一名男子因为银行的一个错误,取走了200万美元,已经被上诉。
该男子..男子误取款200万被起诉
纽约上演广州ATM案美国中文网叶清菲报道:近日,纽约的一名男子因为银行的一个错误,取走了200万美元,已经被上诉。
该男子名为 Benjamin Lovell
,今年48岁,是一名推销员。去年11月份,该男子去美国的商业银行 (Commerce
Bank)
取钱时,银行将他与另一位同名男子混淆起来,让他取走了200万美元。据推销员Benjamin
Lovell
称,他当时提醒银行职员这个500万美元的户头并不是他的,但银行告诉他没错,他的确可以取走这么多钱。
在广告里,美国商业银行称自己为“全美最便利的银行”。检察官称,商业银行把推销员
Benjamin Lovell 与另外一名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的Benjamin Lovell
混淆起来,从而犯下这个错误。 据检察官称,推销员Benjamin
Lovell在取走钱后,送掉了一些钱,又大举购物,不过多数的钱拿去投资,但投资失败收不回来。
据美联社称,目前地区检察官还联系不上推销员Benjamin
Lovell的律师,给商业银行致电也没有回。
纽约的这宗银行取钱案,与此前在广州发生的 ATM
案有相似之处。市民许霆在广州某银行的ATM 取款机取款,取出1000
元后,他惊讶地发现银行卡账户里只被扣了1元,狂喜之下,许霆连续取款,在170元的账户里取走了17.5
万元,后将赃款挥霍花光。2007年5月,许霆被警方抓获,
广州市中院审理后认为,被告许霆以非法侵占为目的,伙同同案人采用秘密手段,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行为已构成盗窃罪,遂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广州 ATM
案”发生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网友议论纷纷,焦点主要是针对许霆的判刑是否过重。发生在美国的这宗银行取钱案,纽约法院会怎么处理,我们拭目以待。

《取400元吐4000元,这台取款机疯了吗?》追踪

银行呼吁:多取了钱的市民尽快归还

初步确定ATM程序错误,可以到附近网点退还多取的款项

23日晚8时40分许,马先生在和甸营村附近的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吴井支行关雨分理处的自助银行取款时发现,一台自动取款机出现故障,取1000元,取款机吐出了3700元。

目前,多名多取了钱的市民已经将多取的款项交还银行,包括本报曾报道的那名连续取款不下六次的蓝衣男子。

昨日上午,经初步排查确定,该机出现故障是由于生产厂家一名经办人员将程序设定错误。经技术人员检修,下午3时许,故障取款机已经恢复了正常。

昨日10时许,记者再次来到事发自助银行。故障ATM机已经停止使用,屏幕下方贴了“机器故障”字样的白纸,一名银行的保安站在旁边。仅有的另一台ATM机前,排起了一条不短的队伍。不久,4名技术人员抵达现场,讨论并检查故障。

“初步排查,应该是参数配置错了。”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吴井支行行长李云玲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故障的ATM机在4月8日才开始启用。4月22日晚上10时28分,曾出现过输入密码时反应过慢的问题,第二天中午12时左右技术人员还对其进行了调整。

在李云玲接受记者采访时,银行多名工作人员正在柜台内忙着整理故障的时间内,该台取款机所有的流水账号及款项。“现在还不确定到底有多少款项被取走。ATM机一般都是由厂家来维护,现在也由他们来调查。”李云玲希望借本报向已经多取了款的市民呼吁,将多取的款项归还银行。

本报记者现场将多取的3600元退还给关雨信用社的职员,经过与流水账号进行核对之后,职员给本报记者填写了一张附有卡号、姓名、身份证号及电话的回执感谢信。退款的手续完成,大约用了40分钟。关雨信用社的主任保春留向记者反映,昨日一早,除了主动报警的马先生之外,已有多名多取了款的市民主动将钱送回到银行的柜台。

“首先要感谢这位马先生,主动报警并交回了多取的钱。还有其他主动的退还的客户,我们也要深表感谢。”李云玲同时也对关上派出所两位民警帮助值守的负责人的行为表示了感谢。截止记者发稿时,李云玲表示大部分的款项已经被追回。

三问行长:

必威网站,云南信息报:如果市民取了款却不归还,怎么处理呢?

李云玲:希望市民能主动交回。即使不交回,通过自助银行里安装的360监控摄像头及取款的卡号账号也能查出取款者是谁。我们的监控摄像头是全国最先进的摄像头,不仅可以监控到取款者的正面,还可以监控到到底从吐钞口吐出了多少钞票。

云信:为何客服热线96500及网点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

李云玲:96500热线是全国农村信用合作银行的客服热线,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也正在查,尽量以后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网点的电话,应该是晚上没有人接。

云信:多取了钱的市民想将钱退还银行怎么退?

李云林:在这里取款的市民应该都是住在附近的。他们可以携带银行卡、身份证直接到这个银行退还多取的款项。如果确实不方便的市民也可以到其他网点办理。银行进行核对之后,将给市民提供一个收据。

现场花絮:

两保安在ATM旁守了一夜 还被人误会

昨日早上8时20分,关雨信用社的职员李英准时来到信用社开门。出于职业的惯性,她走过自助银行时,发现里面有垃圾,便准备走进去捡掉。突然她才发现两名穿着警服的人坐在自助银行的里面。

这两名穿着警服的人,是关上派出所的保安。从前晚11时多开始,一直值守到第二天的8时多,银行的职员来上班。

“我们两个保安给他们守了一夜,他们来了问也不问一声怎么回事,就骂我们的保安:你们在这里干嘛?!他们的意思就是我们影响他们的客户取钱了嘛。”关上派出所刑侦中队长晏书剑说,“我们保安给我打电话,我立即赶过去,跟他们那个负责人解释。”

经解释后,银行的工作人员给两位保安道了歉。后来,晏书剑了解到,其实银行的保安就住在楼上。两名保安在值守时,仍有七八个人想到有问题的ATM取款,被保安劝走。

律师谈:

主动还款应表彰 恶意取款涉嫌盗窃

代理何鹏案的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的陈维镖律师认为,此事与广州许霆案情形一样,均属利用柜员机故障谋取不当得利。马先生欲联系银行并报警,主动返还多取的钱财,不仅不应承担责任,而且还应得到相关部门的表彰和奖励。

而另一人明知取款机故障,还不断地取款,其行为已经涉及了犯罪。“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窃取行动,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陈维镖认为,以云南标准来看,如果取款者非法占有的数额超过800元,在情节上即属于数额较大,如果非法占有数额在2万元以上,即构成数量极大,均付不同刑期的刑事责任。陈维镖表示,信用社对取款机维护不善导致故障发生,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云南联宇律师事务所的王里乾律师认为,还不还款,属于道德品质的问题,不构成犯罪,但是这种不当得利,应该返回。如果取款人逃跑,应由取款机的生产厂家或信用社来偿还损失。

相关新闻

昆明“许霆”案终审

百元电话卡偷充41万 夫领刑十年妻判3缓5

本报讯近日,昆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利用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智能公话充值平台系统升级出错之机,反复对公用电话进行非法充值的陈明应获刑10年,其妻饶金桃获刑3年,缓期5年。

据了解,2007年1月至3月期间,陈明应、饶金桃在自己经营的通讯店内,非法充值金额共计人民币447750元。此案被法律界称为昆明翻版“许霆”案。中院认为,夫妇俩在发现电信充值卡可反复为公用电话充值后,为谋取利益,利用电信公司公用电话充值系统的疏漏,反复使用电信充值卡为公用电话非法充值,已构成盗窃罪,数额特别巨大。

2008年2月4日,陈明应夫妇涉嫌盗窃罪被提起公诉。同年4月3日,盘龙区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陈明应、饶金桃夫妇犯盗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每人并处罚金5万元。2009年7月1日,盘龙法院作出重审判决:陈明应夫妇犯盗窃罪,双双获刑10年,并分别处罚金5万元。陈明应夫妇提起了上诉。

新闻链接:

广州许霆:恶意取款17.5万 获刑5年

2006年4月21日晚上10时许,许霆来到广州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的ATM取款机取款。

许霆发现,取出人民币1000元后,银行卡账户里只被扣1元。随后,许霆先后取款多达171笔,合计人民币17.5万元。

一年后,许霆在陕西宝鸡火车站被捕归案。2007年11月29日,广州中院一审以盗窃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同年12月,许霆案经媒体报道后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和争议。2008年1月14日,广东省高院以事实不清为由将该案发回重审。3月31日,广州市中级法院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以盗窃罪判处许霆5年有期徒刑,罚金人民币2万元,并退赔其从银行ATM机上取出的173826元。许霆不服提起上诉。

2009年5月11日,广东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依法裁定驳回许霆的上诉,维持原判。

云南“许霆”:10元取现429700元 无期改判8年半

陆良县寺耳堡村人何鹏,原云南公安专科学校学生。2001年3月2日,因农行计算机系统故障,何鹏用余额只有10元的卡,在不同银行的ATM机上分221次取出现金429700元。

2002年,何鹏被以盗窃罪判处无期徒刑。

6年后的2008年3月,广州许霆案的改判,让人们再次注意起何鹏案。由于两起案件类似,何鹏也被称为“云南许霆”。
何鹏及家人开始申诉,后在家人和律师的不懈努力下,去年11月,云南省高院将何鹏案刑期从无期改为8年半。今年1月,最高院核准改判,罪名是盗窃罪。1月16日
,何鹏刑满出狱。

何鹏出狱后,家人继续委托律师为其洗冤,将涉事银行诉至法院,希望能改判何鹏无罪。陈为彪透露,一审二审法院均未受审,他们已向高院申诉,据悉,省高院已经受理此案。

一个取款者的心路历程

邓生朋: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金钱来衡量的

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吴井支行关雨分理处的故障ATM机,自昨日起已接收了多名市民的退款。事发银行的主任保春留向记者透露,昨日一早,一名多取了款的市民已经将多取的一万余元款项送回到事发银行。“他说他一晚上都睡不着觉。”记者电话联系上这位市民时,意外地发现,他竟然就是记者到达现场时遇到的蓝衣男子。

“当时就想着多试几次”

对方自称叫邓生朋,来自贵州,来昆明务工已经多年。当天晚上,他从出了故障的自助取款机一共取走了21000元,账面的金额是2100元。电话中的他声音粗犷,坦诚地跟记者细细描述自己取钱前后的细节。

23日晚上,邓生朋和几位朋友一起出去吃夜宵,正好身上带的现金不足。于是就近到关雨信用社的自助取款机取现金。“我准备取200,结果出来一大沓,我觉得不可思议,再试了一下。又是出来一大沓……这个时候背后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拿着照

相机,我觉得他的镜头好像在对着我拍。我心里很慌,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发现机器出故障时,一点也没有想过要多取点钱,然后拿了走人吗?”听到记者如此提问,邓生朋声音稍稍有点激动:“钱谁不爱?但当时我也没想着要吞了这笔钱。我只是个打工的,甚至五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但我觉得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要拿。我当时就是想着多试几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取完之后,我就拿了卡出来想着赶快走。出来到门口的时候,那个女的拦下了我,跟我说她是记者,我又不敢确定。我身上取了这么多钱,要是他们起了歹心把我的钱都抢了,银行来找我,我怎么还钱?所以我就跟她说了一句‘没有问题’就赶紧走了。”

“我不知道许霆是谁”

当记者坦言,其实,拦下他询问的“记者”就是自己时,邓生朋丝毫没有表示诧异。“你们当时一定在心里揣测,我是不是想取了钱走掉吧?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吞掉这些钱,这些钱是不该花的。再说,也就1万多块钱,我犯不着到处去流浪啊!”轻轻舒了一口气之后,邓生朋所有所思地说:“其实人活在这个世上,并不是
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拿钱来衡量的。”

记者随后问他,是否知道许霆案。邓生朋表示不知道,因为他很少看报纸,也很少看电视。当记者简略描述了许霆案之后,邓生朋似乎很生气:“我不知道许霆是谁,也不知道ATM是什么东西。你跟我说许霆被判刑是什么意思呢?”

记者解释了自己的疑问之后,邓生朋坦诚地表示:“我知道这钱不是我应该拿的。所以我一晚上都没有睡觉。第二天一早就拿多余的钱回银行交给他们,他们给我开了个字据,我就走了。”

小调查

遇到“大方”的ATM,你会怎么办?

当你在ATM上取钱的时候,意外发现取款机居然会多吐钞票!这个时候的你会选择怎样做呢?昨日,记者就此问题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选择通知银行,退回多取的钱的市民占了9成,仅有1名市民表示自己会继续取。

●退钱派:我是良民

别傻了,取钱都会被录像的,即便没录像也有取款人的详细信息。这种便宜想都别想去占,我就做个良好市民。–高先生

多取了还不是走不掉,银行的钱哪可能让你多拿哟。–荣小姐

不和银行对着干,不然下场就是坐牢……虽然我一次也没遇上过这等好事。–陈小姐

多取了还不要遭逮回去,这种事报纸上看多了。–单小姐

我要取100,它出来个1000,肯定要搞清楚为啥!万一哪天我存个1000,它系统只给我存100,那还得了?–汪小姐

都是国有财产,早晚都要还,何必呢……–付先生

为了不惹麻烦还是通知银行,要不会被判盗窃的。网上这样的新闻早看过了。–彭先生

我倒是在柜台上,银行多给过我5000,我都退了,营业员还老大不乐意……–罗先生

肯定主动上报。心不心动?历史证明心动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有前车之鉴了嘛。–丁先生

●取钱派:查到再说

肯定是继续取啥,银行好不容易多送点钱,钱哪个不想要嘛。取了也会被查到么?唉,那就查到再说。–刘先生。

来源:云南信息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