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荆龙父母在他遗体前失声痛哭

“宝民兄弟,你听见没有?我们来送你来了!宝民兄弟,你看见没有,大家都为你感到荣耀……”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 吴昌华 通讯员 徐宏
灵堂前的长廊摆满花圈,百合和黄菊环绕着他。昨日,宜昌市殡仪馆内,以身殉职的高速交警覃荆龙的灵堂在此设立。覃荆龙家人、同事及从各地赶来的警官学院同学,眼含热泪向记者追忆这个多才多艺的好男儿。

一声声呼唤,一声声悲啼。

昨日上午,覃荆龙父母在亲友和民警陪同下,来到宜昌市殡仪馆。低回哀乐中,两老见到一身警服、面容安详的儿子,忍不住失声痛哭。几名民警紧紧搀扶着两位老人,眼角的泪水早已夺眶而出。

昨日上午,来自渭南市和富平县的万余警民,来到富平县殡仪馆,和赤手擒凶英勇牺牲的富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徐宝民同志告别。省公安厅厅长王锐、渭南市委书记庄长兴、省公安厅副厅长马中林等领导,在上午看望和慰问徐宝民亲属后,参加了追悼会。

忍着巨大悲痛,覃荆龙的父亲覃祥华回忆起儿子的往事。“我们父子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从小懂事,很少让我们操心。”覃祥华说,覃荆龙小时候身体弱,于是父母把他送到武汉音乐学院学舞蹈。上初中后,改学声乐、学钢琴。

富平县殡仪馆大门内外排满了前来吊唁的上万名群众。挽联、花圈随着长长的吊唁队伍,从殡仪馆门口沿道路两侧,绵延到门外百米远的106省道边。殡仪馆内,菊花丛中的玻璃棺里,静静地躺着身着警服的徐宝民同志。棺盖上铺着一面鲜红的党旗。

50多岁的覃祥华在武汉铁路局武南机务段上班,老伴是铁路退休职工。覃祥华说,家里经济条件很一般,就这一个独子。

儿子徐雷在一张白纸上写下的那段文字在遗像下格外醒目:“爸爸,您一路走好。把妈妈和家放心地交给我吧。”

“让我欣慰的是,儿子很争气。他还是小男孩时就想当警察,警官学院毕业后,他说要到偏远的地方锻炼。”覃祥华说,参警后的儿子责任心强,一切以工作为重,出事前已有两个多月没见到儿子。每到儿子轮休时,常打电话回来:“爸,我在忙,回不来。”

上午10时30分,追悼会开始。人们默默站立,向英雄告别。

必威网站,昨日下午,覃荆龙在湖北警官学院的3名老师和10多名同学,纷纷从各地赶到宜昌,看望慰问覃荆龙的父母。“我们是从同学QQ群上知道噩耗的。”覃荆龙的同班同学、黄石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民警吴进文哽咽着说:同学们参警后,约好毕业一年后再相聚。谁知道,荆龙却牺牲了。

公安部发电赞扬徐宝民“忠诚本色”

两名女同学眼眶红肿:“覃荆龙会舞蹈、会弹钢琴,是校仪仗队的领唱。虽然并不富裕,但他常常资助家庭困难的同学,从没跟任何同学红过脸。我们都说,将来他一定是最棒的警察。”

富平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袁晓军介绍徐宝民生平后,富平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宁双喜宣读公安部政治部7月14日发来的唁电:“……谨对徐宝民同志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家属致以亲切的慰问。徐宝民的事迹充分体现了新时期‘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忠诚本色……”

公安部电唁覃荆龙

巡特警大队大队长陈旺盛向徐宝民遗体深深三鞠躬后,代表富平县全体民警,向英雄告别:“……宝民兄弟,你的壮举激励着我们,你的事业我们接过,我们将倍加努力地工作,为创造富平美好明天做出更大的贡献……”

昨日,公安部发来唁电,对覃荆龙的殉职表示沉痛哀悼,对家属致以亲切慰问。省公安厅、省公安交通管理局也发出唁电致哀。

徐宝民的儿子、19岁的徐雷代表家属在向前来吊唁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致谢后说:“世界上最爱我的人离去了,”他说:“爸爸,您太累了。请把妈妈和家交给我吧,我能承担起来的。您安息吧!”

省公安厅表示,参警才8个月的青年民警覃荆龙扎根基层、忠于职守,在执行巡逻任务时不幸殉职于沪渝高速鄂西段最危险路段。他不愧为湖北的优秀民警,无愧于高警长阳大队获得的“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集体”荣誉称号。

上午11时,告别仪式开始。领导、战友、同学、朋友、亲属,还有许多群众含泪经过遗体,向这位沉睡的英雄告别。一名民警号啕大哭,扑在水晶棺上,被搀扶离开……

省公安交管局表示,覃荆龙积极服从组织安排,从大城市来到山区,给高速公路管理工作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在短短8个月的高速公路警察生涯里,他乐观向上,勤学苦干,用青春和汗水保卫人民群众的安全。

队伍后面,有名中年男子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他叫杨铁社,是徐宝民的朋友。

今日上午,覃荆龙同志追悼会将在宜昌市殡仪馆举行。

杨铁社说,徐宝民作为一名普通人,他正直、善良,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严格得近乎苛刻;他作为一名警察,他是一名真正的战士,每次处警总是冲在最前边,别人拦也拗不过他的倔脾气;作为朋友,他对大家也严格要求。

“我老婆喜欢打麻将,他还批评过我老婆,我老婆很生气。”杨铁社说,他妻子后来也理解了徐宝民的好心,现在也不太打牌了。前天听说他牺牲了,她还大哭了一场。两人早早就来参加追悼会了。

据杨铁社回忆,徐宝民家里姊妹5人,父母又多病,所以他生活很节俭。“他经常是处警回去太晚没来得及吃饭,就是简单的馒头夹辣子。”

徐宝民在华朱派出所当所长时,他的宿舍破旧不堪,“不夸张地说,躺在床上都能看见星星。”杨铁社看到后建议好好修修,可老徐说经费紧张,能凑合就算了。

昨日下午3时许,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校长陈平带领学校有关负责人来到富平县,为今年考入他们学校微电子学院的徐雷送来了录取通知书和相关书籍资料,勉励徐雷向父亲学习,努力学习,将来做对社会有贡献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陈平表示,经过校长办公会研究,免去徐雷第一学年的6000元学费。

本报记者 李正善 芮潇潇 采写

来源:《华商报》2011年07月16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