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网站,曾几何时,这两人极尽威胁、讥讽之能事;而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突然要见面了。评论员Alexander
Freund指出,这一转变太让人惊讶。  赞赏之声来自各方,也包括中国和俄罗斯:计划中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掌权人金正恩之间的会晤有可能真是一个历史里程碑。韩国总统文在寅称它”犹如奇迹”。此人是使所有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人:以其最初遭人嘲笑的缓和政策。这一政策强调制裁与对话并重。  或许,特朗普和金正恩这两个”勐汉”之间的峰会会成为媒体轰动新闻:两人都能以胜者姿态出现。特朗普将指出,自己的强硬路线得到了证实,迫使那个”小火箭人”恢复了理智;金正恩则以战无不胜者的姿态出现在与世隔绝的本国民众面前,称正是导弹试验和核计划最终使那个”神智不清的美国老人”就范,乖乖同意举行对等的会谈。  金正恩聪明地用导弹把自己送到了谈判桌旁  关键在于,在这次充满象征意义的峰会上最终能达成何种协议。在获得对朝鲜及其领导层全面安全保障的条件下,”战略家”金正恩有可能同意放弃导弹试验,乃至同意朝鲜半岛无核化。不过,金正恩将让特朗普付出昂贵代价。作为交换,美国必须放弃与韩国武装力量的联合军演,甚至减小驻军规模。特朗普或许会同意这么做,毕竟,他能以保障美国不受朝鲜导弹袭击的保护者的姿态出现,而减少驻军数量又可节省美国纳税人的大笔金钱,从而获得选民们的欢唿。  人们有理由怀疑,朝鲜是否真的像其所宣称的那样,有能力制造氢弹,其导弹可以抵达美国大陆。但是,朝方的威胁已然有效:平壤终于受到了重视,成功地用导弹把自己送到了谈判桌旁。作为从新近的历史中得出的教训,金氏政权无论如何都不想经历伊拉克的萨达姆或者利比亚的卡扎非同样的命运。因此,被特朗普上任伊始称为”相当聪明的小家伙”的那个人不惜孤注一掷,尽力扩大朝鲜的威慑潜力。再度强化的制裁自然重创了这个原就一贫如洗的国家,但是,该政权的名声本已恶劣至极,而朝鲜受压迫的国民数十年来已习惯了赤贫的生活。  同一民族何时共同成长?  因此,抛开”勐汉”不谈,要看对老百姓而言,事情会有何变化:老百姓是否可以期待出现和平与安全;数十年前被分离的家庭是否能团聚;这两个敌对的兄弟国家是否能逐步接近,甚或在可见的将来重新统一。经历了数十年磨难的朝鲜半岛非常希望看到这一天。然而,北南朝鲜之间的裂痕远比当年东、西德之间的裂痕为大。  因此,即将举行的朝鲜半岛南北领导人的峰会,以及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直接会晤虽然都是重要的里程碑,然而共同成长与和解的进程将是长期的,而且,只有在责任者被绳之以法时,才会成功。这一点,我们德国人太清楚了。直至这一天到来,特朗普和金正恩都将已是历史。

朝韩将举行首脑会晤的消息传出,被认为是朝鲜半岛局势的一个突破性进展。这将是二战后南北领导人的第三次会面。但此次峰会是否能给危机笼罩的半岛带来和平的希望? 
历史上朝韩之间有过两次首脑会晤。2000年6月,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与时任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平壤举行会晤,为朝鲜半岛分裂后双方最高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双方签署了《北南共同宣言》,两位领导人同意进行互访。  此后,朝韩双方开始举行部长级以及将军级会谈,并实现了离散家属的互访。当年,金大中因在促进朝鲜半岛和平等方面做出的努力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朝韩新一轮首脑会晤一直未能实现。  第二次峰会是在2007年10月,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徒步跨越三八线进入朝鲜,然后乘车前往平壤与金正日会谈,两国领导人签署了《北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双方还在经济、文化等7个领域举行了涉及具体问题的小组会谈。  谁的”阳光政策”?  2000年金大中访朝前,朝鲜半岛还处于冷战状态,南北之间基本上没有交流,因此这一韩朝首脑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首次会面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而2007年卢武铉访朝时,双方已在诸多领域建立了各种对话和交流渠道,并开展了金刚山旅游区、开城工业园等合作项目,因此人们期望峰会带来更多实质性的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金大中和卢武铉一个是对北方”阳光政策”的倡导者,一个是努力践行者。而即将实现”第三次握手”的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显然在对朝政策上也继承了这一主张同平壤缓和关系的路线,采取与其前任不同的策略。  在第二次朝韩峰会上,朝核问题已成为焦点议题之一。此后至今的11年里,朝鲜大力发展核武和导弹技术,尤其是金正恩担任领导人以来,朝鲜违反联合国相关决议,频繁试射导弹,并多次进行核试验,招致国际社会的严厉制裁。朝核问题演变为持续的军事危机。  平壤的态度在今年的韩国平昌奥运会前出现戏剧性转折。金正恩释放对话意愿、同意派团参赛、朝韩板门店高层会谈、金与正赴平昌邀请文在寅访朝等一系列步骤接连而至,及至双方商定首脑峰会,让外界颇感意外。  制裁见效
接下来呢?  有分析认为,在严厉制裁之下,朝鲜”扛不住”了。各种物资、燃料匮乏,民生艰难,外汇枯竭,让金正恩政权面临巨大压力。韩国政治学家、国家情报院前副院长罗钟一(Rah
Jong-yil)也认为,朝鲜目前的立场表明国际社会的制裁起到了作用。”如果没有制裁,我不相信金正恩会在新年讲话中释放缓和信号,借助冬奥会实施各种步骤,以及现在的首脑峰会。”  罗钟一对德国之声分析说,他不认为美国会改变要求朝鲜弃核的基本立场。”美国已经迫使朝鲜回到了谈判桌,这种压力只会随着时间而增加。”他预测平壤可能会做出一些让步,以换取对话。不过他提醒说,朝鲜不守承诺的情况发生过多次,”他们也许会同意放弃核武器,但问题是他们是否真的愿意这样做。”  美国特洛伊大学(Troy
University)首尔分校的教授平克斯顿(Daniel
Pinkston)也认为,平壤要控制整个朝鲜半岛的野心未变。不过目前朝鲜试图”将自己表现成一个理性、多元、民主、有同外界沟通合作意愿的政权,但最后的结果仍是回归独裁”。  有中国媒体分析,美国现在处于一个两难境地。金正恩此前表态称,”如果对朝军事威胁消解以及朝鲜体制安全得到保障的话,朝鲜没有拥核理由”。然而这个前提条件美国很难满足。拒绝与朝鲜对话,美国将面临国际社会和盟国的压力,但如果接受对话,成功拥核、并与韩国走向关系缓和的朝鲜在谈判桌上持有有利的筹码。接下来,要看特朗普总统的智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