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了他们是吸血鬼以后就一点都不觉得可怕了。
这是一部我看了十集就气的看不下去的动漫。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圣母婊在下面讨论人性,对敌人还讲什么人性,难道让我们束手就擒吗?一点也不同情尸鬼,也根本不想往下看。剧中有一个人死了以后还来吸自己母亲的血,甚至还笑嘻嘻的告诉清水惠结城如果变成尸鬼两个人在一起多好,结果清水惠就说你的儿子和丈夫不是在地下腐烂了吗。
面对这种情况奋起反抗才是方法,同情、善良、妇人之仁和一味的讲大道理根本没有用,受不了和尚犹犹豫豫,医生一个人战斗。也接受不了这种设定,尸鬼为什么要吸一个人把人吸死了,这样不引人注意才怪,就不能学学吸血鬼日记吗,把人都变成尸鬼你们吃什么?!如果你们像喰种那样没有办法只能吃人那我多少还能同时你们下。
还有人说医生拿自己老婆做实验很没人性,难道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做实验就有人性了?谁不是爹妈养大的。面对这样的灾难村子里的人一点也不团结,要么缄默,要么就嘲笑反抗的人。整个片子里找不到一个情商高的人。大家都在作死,看着真累。
就动漫而言,在引人思考上不及东京食尸鬼和寄生兽,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恐怖番却要硬生生的让人同情施暴的一方。

这部动漫要表现的不是这些东西,不是单纯的谁对谁错,而是一种悲哀。作为“人”的,以及作为“鬼”的“立场”都是不同的,都有自己必须要做的,自己不能不做的,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前大部分着重表现鬼对人的残酷,后部分转入人对鬼的残酷,不管怎样都是杀戮,都是悲哀。双方都没有错,都只是为了单纯的生存而已,人类生存不是也让很多生物灭绝了么?而沙子为此而困惑,为此而悲伤,而很多人根本没有考虑过因自己生存杀戮了很多的生物是错的,那么到底谁对呢,谁错呢,神是不会回答的。

和尚和loli双飞
于是只有外场村沦为杯具,村民称为牺牲品了么???
很多尸鬼党和中立党认为人类后来也疯掉,什么人都杀

忽然觉得很可笑,描绘出来的惨状的确让大家看到了人类疯掉的一面,于是大家又忘记了当初尸鬼的疯狂

必威网址,小说作者想表现不同生物间挣扎的关系,弱肉强食的世界,你死我活的斗争,人类弱小在于开初的不相信,尸鬼的弱小在于自身的特质弱点

于是在尸鬼疯狂进攻的时候,作者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弱小,看到了人类各种欲望与丑态,看到了人性难以抵挡本能的罪恶,却很少触及尸鬼的恶的一面

当人类开始反扑的时候,作者又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病态,看到人类疯狂的灭绝,看到了人性对异类的残杀,更对比了尸鬼的弱与怜

当然,作者本人可能只是探究人类与其他生物的关系,生存问题到底该如何
很多人也把尸鬼与人的关系跟人类与动物的关系作对比,来构成反思的要素

我不太想多说什么,我只知道,即便人类现在已经开始意识到猎杀动物的错误,即便现今依然难以改变动物的减少,至少人类和动物是共存且缺一不可的
当然,你也可以说,对动物来说,人类也是可以不必存在的
但是至少,真的至少,人类和动物有共通点,那就是在死亡上大家都是平等的
我们讲人人平等,在于人人都要面临死亡

可是尸鬼没有,尸鬼的寿命是无限的,这意味着有限的人类供养无限的尸鬼

在这一点上,没有人可以反驳,没有人敢说尸鬼的存在对人类仅相当于人类之于动物

当然,人类还有个本性,同情弱者,所以很多人对一开始弱势的村民报以同情,后来却转向同情尸鬼
可是尸鬼没有同情村民,也可能他们的同情就相当于我们队动物的同情,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谁敢说动物就一定不如人类聪明呢
既然是你死我活的游戏,作为审判者的我们就应该站在中立的立场,为什么我却看到了作者对尸鬼的某种内在的同情呢??

不觉得人类方有什么残忍的,也不觉得尸鬼方有什么正义可言!

变成了尸鬼的人类会痛苦,肚子饿很痛苦,杀人很痛苦,不杀人吃血袋被当做怪物也是痛苦,存在本身就是杯具的事物抹杀掉他们的存在有什么不好呢?那些最后变成了吸血为了杀人为乐的恶鬼的尸鬼们,如果趁着他们还没有被特殊的饥饿折磨的失去了人的心的时候问一问他们的意思,有几个会愿意忍受着这些永无休止的折磨来延续自己虚假的生命呢?只不过,一次的死让他们害怕了,难忍的饥饿让他们动摇了,可是放弃了为人的尊严换来的生命的延续这本身难道不就是一种折磨吗……

至于不痛苦的,都是本来就是恶鬼的人。为人之时就并不怀有人之心,所以失去了人类的身份对于他们而言不是痛苦,反而是解开了枷锁的好事,这种人,即使没有变成尸鬼,也是死掉不觉得可惜的家伙呢~要么怀着嫉妒心去袭击他人,要么因为自己的寂寞把自己重要的人拖入黑暗让他们和自己一样身处深渊,恶毒,自私,这些人虽然被称为人,但是他们身上的这些特征真的可以被称为人性吗?没有尸鬼的世界里,这只能是“人性”,因为“鬼”是不存在的;但是在尸鬼的世界里,他们的特征是鬼的特征,没有人的心,即使还没有被袭击,也已经并非是人类方的一员了……沙子或许曾经有着人的心,但是当她察觉到自己的“生存”并不为人类所承认的时候,她的心灵已经扭曲为“非人”了……被排斥很可怜?那她明知变成吸血鬼这么可怜却还为了要同伴把别人变成和自己一样可怜的人难道就不可恨?不把人类当做自己的同类放到同等的地位上考量他们的感受的种族,不是人,是恶鬼,不是人类的话,怎样杀死都没关系吧?像蚊子一样被碾碎成一坨污渍也好,像牲畜一样被割裂烹饪分而食之也好,怎样都无所谓,因为他们不是人~~而且,被杀的他们每个人都背负着被杀的罪孽,吃多了鸟雀变成入内雀的人类尚且活该,何况是猎食了曾经的同类的他们呢!

对于为人之时就懦弱的一塌糊涂,变成尸鬼想到事情败露会有人拿着木桩狩猎自己就去狩猎别人的家伙,木桩穿胸而死再合适不过了~对于为人之时就自我中心不顾他人感受,对自己死后唯一真心悼念自己的朋友恶言相向甚至施以报复,对于无视自己但“适合”做自己的“梦中情人”的男生怀着嫉妒去伤害“情敌”这种有眼无珠自私自利的家伙,木桩穿胸而死再合适不过了~对于为人之时道貌岸然却是变态,变成尸鬼之后变本加厉更加变态的变态,木桩穿胸而死再合适不过了~在没有尸鬼的世界里,有着非人之心的人类可以和真正的人类安然相处,是因为人类有人之心,不会主动发动无谓的攻击,但是既然是对方为了延续罪恶的“生命”首先袭击过来,那就狩猎开始全面开战用木桩把他们送回本应身处的地狱吧~或者,“再次”死后,摆脱了可怕的饥饿感的他们或许能找回人的心,能够回到天国也说不定呢~~~~
再说那个长毛和尚,最初他就将村子形容为被死亡遮蔽的村庄,因为他认为村民的期待夺走了他的未来,他是恨着这个村子的,从最初的最初,他刚刚回到村子尸鬼还没有来的时候,他就在祈祷着村庄的覆灭了……让他走向尸鬼方的不是对尸鬼的同情不是胡渣大夫妻子的血,而是从故事开始以前很久就埋下了的对村庄的恨。他没有胡渣医生的胸襟度量,胡渣医生即使失去了自己的未来,回到村子以后他也将村民当做了自己的要保护的东西在保护着,他对妻子做了那样的实验,但是最后的钉入木桩不是为了摆脱自己不爱的妻子,而是为了找到拯救自己深爱的村民们的方法。那个长毛和尚呢?他没有像夏野一样立誓走出村子的勇气,这可以理解,毕竟他与这村子的羁绊比夏野强烈的多,可是他那么恨这个村子,恨到在小说里那样描述她,恨到宁可舍弃生命也不愿为她所拖累,但却没有勇气反抗自己的命运,甚至没有勇气真的去死,只是日复一日的祈祷着枷锁自己脱落,然后自己可以顺理成章不辜负所有人的走出去……这不是人类的生活模式,甚至也不是恶鬼的,这是植物的,被压住了,就不声不响的偷偷吸取水分偷偷发芽,找到了尸鬼事件打开的微小缝隙,就借口”慈悲“偷偷的向着阳光雨露伸出头去……可以说,尸鬼的到来是对他的救赎,虽然会导致村子的覆灭。

看不下去这么渺小这么卑微的植物般的生物用神佛般的姿态叹息着:我放弃了这村庄。因为神佛的面具下是没有胆子反抗甚至没有胆子袭击只知道捡尸体当食物的鬣狗秃鹰的嘴脸。看到满脸是血的胡渣大夫,他心里是不是有另一张面孔在偷笑:想不到最后作为导火索的借口我都能抽到”慈悲“?

如果沙子最初开始失去人的心,是因为她的父母,她有着人类身份的父母,将低贱的人类送来给她作为食物,故而可以理解【因为小孩如果能明白只有父母才有资格将别人的性命看的比自己的小孩轻的道理,那么天下也不会有被惯坏的小孩了】;那么这个长毛和尚,就是唯一的也最不可原谅的人了!别人顶多是变成了尸鬼忘却了人心故而为虎作伥,可是只有他,从最开始就是在借刀杀人,他心底本就希望着能借尸鬼的獠牙打开自己的枷锁。最后的结局我还不知道,但是这个人,已经在追逐自由的过程中变成了自由的奴隶,即使最后枷锁打开,他也不会是那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小村庄出来的有志青年了,他的未来,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最可悲的是,他自己恐怕也已经全然忘却了自己追逐自由要的是什么。死了也好不死也罢,这个人早已注定没有happy
ending。其实真正的尸鬼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他把村民的指望敬仰当做了棺木,拼命的用指爪挠抓着棺盖,伸出手来把”埋葬自己的人“拉进墓穴里,和那个有眼无珠的蠢女人很像呢~~~而村子的悲哀,不过就是不懂得”狼子野心“的道理不小心将幼狼当成了番犬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