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6: L.D.S.K.
S1E06 :远距离连环杀人案

Episode 5: plain sight
S1E04:入室杀人案

2 November 2005
Directed by
Ernest R. Dickerson
Writing credits
Jeff Davis (creator)
Andrew Wilder

12 October 2005
Directed by
Matt Earl Beesley
Writing credits
Edward Allen Bernero
Jeff Davis (creator)

以下转自:

以下转自:

案情回顾:
这次的案子发生在Des
Plaines(Illinois伊利诺斯州的城市),UNSUB被称作LDSK(Long Distance
Serial
Killers远距离连环杀手)。他从很远的距离对目标开枪射击,事后很难被发现。BAU接手时他已在两星期内作案三起,作案地点分别选在停车场、社区中心和公园——都是公共场合。一共有六名受害者,第一起案子有一名,第二起案子两名,第三起案子三名,没有发现这六个人有任何联系。除了第一名受害者,其他人都幸存,因为UNSUB作案的一大标志就是,中枪的位置是非致命的腹部。BAU面临着一个非常棘手的案件,因为没有任何目击者和物证。而不得不说的是,在接手这个案子前,Reid正为没有通过射击考试被迫交出佩枪而备感沮丧。
BAU首先走访医院。因为UNSUB使用的子弹是射击后自然破碎的,警方无法在案发后收集到完整的子弹进行弹道对比。而这三起袭击留下的唯一一个完整的子弹卡在了其中一位受害者的脊柱里。BAU希望以这唯一的物证作为此案的突破口。但院方不同意做这个手术,因为这有可能导致病人的瘫痪。可很快一个叫Barry
Landman的外科医生就引起了队员们的注意。他非常傲慢无礼,不时打断别人说话,甚至拒绝和任何人握手,但他非常自信地说,对于好的医生这个手术是安全的。结果他真的亲自操刀取出了这颗子弹,病人也安然无恙。
Garcia对子弹进行弹道对比分析,结果说明使用这种M16子弹进行远距离射击是需要很高的射击技巧的。由此BAU推断,UNSUB很可能有参军的经历。再加上三起枪击都选在了下午2:55~3:15之间——这是警察的换班时间,是街上的警力戒备最放松的时间,也是作案的黄金时间——BAU推测UNSUB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警察。但又一个问题使队员们感到迷惑了:这样一来,UNSUB显然是故意瞄准受害者腹部而不是其他致命部位的,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就在此时,在一家路边咖啡店又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件,共有三名受害者,都还是受到非致命的射击,此案与前一次案发仅相隔48小时。很显然FBI的到场和媒体的渲染进一步激发了UNSUB的作案欲望。为了不使犯罪急速升级,JJ不得不对媒体封锁关于此案的所有消息。而Gideon决定请警方协助实地模拟第三起,就是发生在公园的那起枪击,以便更好的了解UNSUB的作案方式。
就在模拟演习进展到一半的工夫,一家电视台的新闻中透露了凶手很可能是个警察的消息。这一方面让队员们很头痛,另一方面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嫌疑犯——透露消息给媒体的只可能是一个参加过内部会议的警察。从那个新闻播报员的嘴里,BAU得到了一个电话号码。Garcia的追踪结果显示电话主人叫Scott
McCarty,现在就在模拟演习的公园里。而最重要的是,McCarty扮演的角色就是躲在远处汽车里的UNSUB。他随时可能开枪。
警方立刻叫来了SWAT。为了不使McCarty感到异常,Hotch挨个电话通知了所有在危险区域里的队员,一切都在暗中进行。SWAT慢慢包围了McCarty所在的汽车,在他们投出烟雾弹后,所有队员迅速躲到了附近的隐蔽物后面。McCarty从车里慢慢出来,SWAT为他戴上手铐。就在这时,一颗远处射来的子弹正中其眉心,McCarty当场毙命。
案情再一次陷入僵局。显然这次瞄准眉心的射击预示着犯罪的升级。此时Garcia的电话为大家提供了一条新思路,她告诉大家所有的案发现场都是在以医院为圆心的一定范围内的。而根据经验有一类案犯被称为“英雄式凶手”(hero
homicide),他们杀人的目的是为了再次拯救他们,这也解释了为什么UNSUB选择非致命的腹部射击。而这类案犯的性格特点通常是傲慢无礼,觉得自己比所有人都优秀。此时大家都想到了曾经和他们接触过的那个医术高超的外科医生Barry
Landman。
在队员们赶去医院的路上,Garcia又提供了关于Landman详细的个人信息。他曾经参军,做过特种部队医生,上个月刚被降职,原因很可能是恶劣的人际关系。一切都很符合条件。但是到了医院见到Landman后,队员们又很快发现了疑点:Landman的汽车是跑车,这和他们的profile不符,跑车是不适合隐蔽在里面做远距离射击的。更重要的是,Landman的同事为他提供了案发时的不在场证明。Gideon觉得不是Landman,因为“英雄式凶手”的另一个特点是在真实生活里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所以要用这种犯罪方式重拾自信,而Landman的事业相当成功。
另一边,Hotch通过向一名医生仔细描述凶手的种种特征已经又得到了一个名字:Hillip
Dowd——一个男护士,上过6年军校却因为不合格而被开除,之后假造履历当了9个月警察也被发现而开除了。这个人的上班时间也符合作案条件。正当Reid要去向Gideon报告的时候,这个Dowd端着枪出来劫持了Hotch和Reid。
Dowd把他们的手绑在身前并要他们交出枪来,在那样的场合下,Reid有点滑稽的说他没枪因为他没通过射击考试。继而Hotch说反正你都要杀我了,能不能先让我揍这孩子一顿因为我就是他的射击教练实在烦他很久了。Dowd对看一个FBI打另一个FBI的场面显然很有兴趣就同意了。于是,Hotch一脚踢翻Reid,继而对他的肚子一顿猛踢。但我们都知道,Hotch的脚上绑着另一把枪。
门外,Gideon在为Hotch争取时间,他相信Hotch一定有能力处理这个场面。而警方一旦开火Hotch和Reid就危险了。而当地警方显然不信,正当他们倒数54321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Reid准确的一枪击中Dowd的眉心。队员们终于放心地听到了Hotch的声音:Hold
your fire! It’s all clear!(别开火!都安全了!)

案情回顾:
这次的UNSUB被称作Tommy Killer,作案地点在圣地亚哥(San
Diego)。BAU接到任务时他已经在3周内连续作案6起并不断加快频率。遇害人均是独自在家的中年白人妇女,作案时间均是白天。这个凶手的作案标志是他会用胶布粘住被害人的眼皮使她们不能闭上眼睛,换句话说,他是要被害人看到他作案的全过程。
BAU初步判断UNSUB应该是一个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的白人男性,依据是作案时间是风险很大的白天且杀人过程中伴有强奸,而跨人种的连环性犯罪出现的概率是极小的。就在BAU进一步研究犯罪现场的同时,又有一起入室袭击案发生。这次的受害人是一名将近60岁的妇女,年龄比前几案的受害人都大很多。幸运的是丈夫回家打断了凶手的作案计划,受害人幸存,但凶手从现场逃脱了。令人意外的是那名丈夫非常肯定的说凶手是黑人。Elle从和受害人的交谈中又得到了一个重要线索——这个凶手是蒙面的。
据此,BAU已经得出结论,这次的凶手不是他们要找的Tommy Killer。因为Tommy
Killer作案的一大特点是计划周密,事前已充分了解被害人家庭的作息时间而不会允许丈夫中途回家这样的情况发生;而且Tommy
Killer是希望被害人看见他的,更不会事后留下活口,所以根本没有理由蒙面。很快,这个缺乏计划的未遂强奸犯就被BAU抓获,而他确实是一个20出头的黑人男性,不可能是Tommy
Killer。
而Gideon由此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让JJ在新闻发布会上故意含糊其词,于是媒体争相报导Tommy
Killer已被警方抓获。按照Gideon研究犯罪现场后进一步的profile,Tommy
Killer非常期待得到媒体和警方的关注,这样的新闻一定会刺激他,使他想用更直接的方式联系警方。而他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在警局开通一条热线,等着。
果然,很快可疑电话就来了。电话里的男人透露出的所有特征都和BAU的预测吻合,他自称是从不犯错误的死神,这也和UNSUB在现场留下的字句吻合。可队员们没有想到的是,Garcia在充分的时间里居然都没能追查到这个电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而匿名电话的最后一句话是:Tomorrow,
take my words, you will see(我保证,明天,我会再出现的)。
第二天一大早,BAU队员就分成三组——Gideon & Elle, Reid & Morgan, Hotch
solo——在之前的案发区域附近蹲点。而其实Tommy
Killer的作案范围是很广的,再加上直到10点半队员们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Tommy
Killer有杀人之后再仔细处理现场的习惯所以只可能在中午以前动手,队员们都快坐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Gideon突然从电线杆上的小鸟身上得到了重要的启发。在犯罪现场Gideon曾注意到尸体被摆放的很奇怪,脸朝窗外而背向攻击方向。这点现在可以说得通了:凶手想让受害人死后还能看见自己。而同时Garcia也查明匿名电话无法追踪的原因是因为电话线路经过了25个不同的变电所。Gideon大胆的猜测凶手是电话线路维修工。他工作的时候总在电线杆上所以有条件偷窥社区里每个家庭的一举一动而不引起警方的怀疑,作案所用的胶带和电线是他日常工作的必备工具,也只有他才可以做手脚将电话线路接入25个变电所。而且,从尸体的脸朝着的那个窗子望出去,我们就看到了电线杆——维修工工作的地方。
很快,Garcia给出了这个维修工的名字:Franklin
Graney。通过他公司提供的信息,Gideon首先赶到了案发现场,此时凶手的枪已经指向被害人的头了。Gideon牢牢抓住对手的心理缺陷——希望得到社会关注——而采取了有效的谈判策略。他告诉Franklin:如果他开枪,警方只会说抓了个无名小卒,没人会知道他是Tommy
killer,人们很快就会遗忘他;而如果他放下枪,他的脸会出现在国内所有的报纸和电视上,整个世界都会知道他是谁。果然,凶手放下了枪,被害人得救了。

名言警句:
Nietzsche wrote, “The irrationality of a thing is not an argument
against its existence, rather, a condition of
it.”(一件事情的荒谬不在于他没有存在的可能,而在于他存在的条件不可能达到——尼采)
Shakespeare wrote, “Nothing is so common as the wish to be
remarkable.”(没有什么比希望非凡更平凡了——莎士比亚)

名言警句:
French poet Jacques Rigaut said, “Don’t forget that I cannot see myself
that my role is limited to being the one who looks in the
mirror.”(别忘了我是看不到自己的,我最多只能做个照镜子的人——Jacques
Rigaut(法国诗人))
Rose Kennedy once said, “Birds sing after a storm. Why shouldn’t people
feel as free to delight in whatever sunlight remains to
them?”(鸟儿会在暴风雨后歌唱,可为什么人们在阳光下还不能尽情享受快乐呢?——Rose
Kennedy)

经典桥段:
1、Morgan的电话响了。
Morgan: Yeah. Morgan. (喂。我是Morgan。)
Garcia: Isn’t this spooky? ((怪声怪调地)吓人吧?)
Morgan: Isn’t what spooky? (什么东西吓人吧?)
Garcia: That right now you were thinking about me, and out of the blue
your phone rings? And it’s me. Huh? How’s that for a spiritual
connection?
(继续怪声怪调地。现在你正在想我,想的郁闷的时候电话就响了,就是我!啊?这就是心有灵犀——吓人吧?)
Morgan: Um… do I know you? (呃……你打错了吧?)
Garcia: Why do you hurt me? (立即恢复正常语调。你干嘛伤我心?)
2、Reid终于忍不住找Gideon。
Reid: Look at me. Without a gun on my belt, I look like a teacher’s
assistant. (看看我。腰上没枪简直像个助教。)
3、一切都解决之后,Hotch去找Reid。
Hotch: Nice shot. (射的漂亮啊。)
Reid: I was aiming for his leg. (我瞄的是他的脚。)

经典桥段:
1、 Gideon和Morgan研究犯罪现场,面临一大堆线索却理不出头绪。
Gideon: Ever feel like there’s something obvious right in front of you,
you just can’t see it?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有些东西很明显地就摆在你眼前,可你就是看不见?)
Morgan: Yeah, usually right before a woman dumps me.
(有,通常就在我被女人甩之前的时候。)

2、
UNSUB在犯罪现场留下了一些词句。Reid看到后立即说出那摘自17世纪后期的一首歌谣。Morgan随口开玩笑地说怪不得你没约会只有文学教授才会知道17世纪的歌谣。于是有了Reid和Elle这样的聊天:
必威网址,Reid: Do you think it’s weird that I knew that ballad?
(你是不是觉得我知道那首歌谣很奇怪?)
Elle: Reid, I don’t know how you know half the things you know, but I’m
glad you do.
(Reid,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你现在知道的东西的一半的,不过我很高兴你确实知道这么多。)
Reid: Do you think it’s why I can’t get a date?
(你觉得就因为这个我才没约会吗?)
Elle: Have you ever ask anyone out? (你约过别人吗?)
Reid (shifty eyes): No. (标志性动作的转转眼睛。没。)
Elle: THAT’s why you can’t get a date. (所以你就没约会了。)

3、 Morgan和Reid在蹲点。中午快到了,Morgan开始很烦躁。
Morgan: God, I hate not having a plan. We’re looking for a needle in a
haystack here.
(天啊,我讨厌像这样没有计划。这就像在干草垛里找一根针。)
Reid: Actually, it’s more like we’re looking for a needle in a pile of
needles. (实际上,这更像在一堆针里找一根针。)
Morgan: What? (啊?)
Reid: A needle would stand out in a haystack.
(一根针在干草垛里会很突出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