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网址,電視劇講述的也是一個家族的故事,以萬俵家的長子萬俵鐵平(木村拓哉飾)為主角。這和原著有些差別,原著著重講述的是萬俵鐵平的父親萬俵大介,電視劇改變的時候根據需要將它減到了第二主角的位置。

我寫這個標題的時候,忽然反應過來這是勞倫斯·布洛克的那部遠稱不上完美的早期代表作的名字,我是說相比日後成熟的《八百萬種死法》和《屠宰場之舞》。當然馬修偵探仍然迷人——好像扯遠了|||那索性再扯遠一點,好像有篇頗又名气的耽美小說也叫這個名字orz
不過布洛克的小說里有一句很好的話,說“也許是夏娃的錯,誰叫她亂吃蘋果,製造麻煩。壤人類得到分辨善惡的知識,以及經常作出錯誤抉擇的能力。”
恰恰也完全可以用來概括華麗一族全部的悲劇。

香港、台灣、內地的電視劇一直都比較熱衷拍攝大家族風起雲涌的各種糾葛,并且一拍就是好幾十集。《華麗的一族》和這些不同,他只是講述萬俵鐵平追逐日本鋼鐵夢想的兩年間的故事,故事線索也并不複雜。

我看到第八集還是第九集的時候,跟C笑說這出戲應該有個副標題,比如“一個理想主義者的非正常死亡”之類。更早一點的時候,比如鋼鐵廠的職工大會場景,我覺得這分明是朝廷台的主旋律電視劇,謳歌咱們工人群衆有力量,大海航行靠舵手之類。
不好意思地說,一直到最後一集,我也沒能把這出戲當作一部有深度,有力度的正劇來看。尤其是這樣一個惡俗的結局——到了最後原來大家都是好人,所有的事情不過是誤會一場。拜托,莫非真的要變成和諧社會主旋律範本麽!這樣看來永田大臣和邪惡到華麗的仲村桑才是了不起的閃光的人吶-
-+++
萬表大介最後跟柳葉桑說了一句什麼,“商海沉浮,身不由己”。我相信豬豬的翻譯,所以真是恨不得給編劇兩耳光。真是蠢得令人髮指的臺詞!最後竟然還把高爐建起來了,真是理想不滅靈魂不死,還星星照我去戰鬥咧orz這樣看來鐵平兄貴你真是死得其所,光榮又偉大。

原著和電視劇一樣在一開始就揭示了這個被華麗所掩蓋的家族更深處的畸形。大家族和政府高管利用子女聯姻,這本身是習以為常的了。但讓人覺得意外的是萬俵大介將情人養到了家裡。在萬俵大介和妻子的臥室擺了三張床,萬俵大介居中,情人和妻子分居兩側,共處一室。這兩點幾乎是萬俵家不可調和的矛盾了。

所以我要說,在看這出戲的過程里,我不斷地想起楚浮和他的安托萬,絕對同了不起的編劇大人毫無關聯。請相信這只是一個僞劣二文女青年(GJM史東君的說法XD)習慣性的發散思維,和偶爾泛濫的小資産階級情調=

木村拓哉意外地適合“私生子”這個身份。即使他一副工會主席兼技術精英的標準作派,臉上却常常浮現惶然和詢問的表情。他在這個虛化的1968年的島國土地,穿越一般同少年安托萬以及攝影機后的楚浮相遇,身影重叠之時意外地壤我這樣一個楚浮粉絲追悼起往事。
童年時失去父親的關愛,于是從祖父那裏借;求學之際幸運地遇見柳葉桑,于是接著靠借來那一些溫暖傍身;明明是一段政治婚姻,却爲他找得了一個最接近“父親”的岳父大人——其實這樣說來命運尚且存畱一絲溫情。
然而如同安托萬的每一次尋找都無疾而終一般,鐵平兄貴注定了要以悲劇的結局給這個社會做一次反擊。令人難過的是少年安托萬至少還有時間做一次逃跑,即使他的那個回望是那麼令人驚心動魄地絕望和茫然,但是至少可以試一次。
而鐵平兄貴什麼也沒有了。連時間都沒有。
糖的文里寫過一句“用最基礎的東西做了最絕望的反擊”,確然是這樣,木村拓哉的萬表鐵平,是一個不合時宜的私生子,站在自己“理想”的海市蜃樓前面,手掌拍了又拍,嘴角始終帶笑,眼泪一直要掉下來。然後“轟”一聲,他的世界就此倒塌。灰都不剩。
所以我討厭最後那虛假的父子情深,矯情得破壞氣氛。模仿那個只能保有八十分鍾記憶的走文藝可愛路綫的數學博士的口吻,我就只好恨恨地說一句,真是一點也不利索啊。

萬表大介這個人,要我說就是個十成十的心理病患者!他那種扭曲的心理,真是比邪惡要噁心人得多——看看了不起的仲村桑,哦哦哦,您真是這出戲里最光芒四射的人物啊><邪惡也可以磊落,而一旦墮落成變態,那就只有下地獄一條路可以走了。
而整個萬表家族的人都走詭异路綫。雖然我很看好山本小弟跟我男人搞出點JQ,銀平這個角色却不得不壤我說你果然是萬表大介患者的兒子啊。什麼都不做,倒不如做點壞事,不然您多憋悶啊><

對萬俵鐵平的塑造難免個人主義和英雄主義,這基本是所有這些類型的電視劇、電影都需要的手段。但是,萬俵鐵平應該具有日本戰後在經濟發展上的一大批人的縮影。他們在各自的領域在六七十年代,將戰後的日本經濟和工業迅速恢復過來。日本人的堅韌在他們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不是我妄自菲薄,更不是崇洋媚外,中國人似乎一直以來都缺少日本人這方面的毅力。

女性角色除了山田优小姐全是活動背景板,IZUMI醬的初戀情懷到最後一點美感不剩,長谷川小姐最後那個幹嚎嚇了我一跳-

當然鈴木京香要好出一大截,但是偉大的編劇又將她生生寫乾癟了,不提也罷。
最恐怖是鐵平兄貴他娘,最後那段臺詞看得我毛骨悚然。玩3P的丈夫是害死自己兒子的直接凶手,自己雖不是故意但怎麽也算推波助瀾了一把,竟然還要繼續守住這個女主人的位置。如果這就是日本女性的生存之道,那也實在是太泯滅人性了一些。

但是最後一集也有我很喜歡的地方,光綫的運用,大片雲朵的鏡頭,在雪山里美麗得一塌糊塗的雪景。
于是我又會覺得配樂不那麼完美——當然整部戲服部先生的配樂還是好的,至于爲啥一定要用desprado做主題麯,我想也許是主演個人愛好起了很大作用-
-最後雪山里的場景壤我想起night
wish來,不是夢院那麼灰暗,是一種明亮的絕望,幷且帶著冰雪消融的最後一絲水氣。

既然已經胡說八道了這麽多,乾脆再扯一點。木村拓哉的角色簿上,似乎多是“父親”缺位或者父子關係疏離的角色。
眠森是相當典型的例子。直季的父親將絕大部分時間和耐心交給了實那子,直季最後的迷戀更像是貪戀某種本該屬于自己的感情溫度。
HERO里這種尋找的意味更明顯,久利生明明就是把鍋鳥當成了自己的父親。
美麗人生里出現的是母親,但是可想而知對不繼承家業的兒子,父親是以怎樣的態度來面對。
GIFT和青春無悔更有這樣的傾向,一個是失去身份的男子,一個則是流氓小混混,要他們去哪里尋找父親。
愛白和長假里沒有交待,但是從取手這樣疏朗的性格來看,應該是最擁有最正常家庭和雙親的一個,而瀬名那樣溫吞黏糊的性格,總讓人感覺成長里缺少了一點男人的影響。
好一點的則是GL和ENGINE,尤其是後者,處在一個收養的關係上,最後的互相諒解就顯得更加重要。
至于PRIDE,野島先生想討論的或許是“母親”角色缺失和戀母情節,自然就失去討論“父親”的意義了……

無論如何,這是我成爲木村拓哉飯這許多年來第一次一集一集追着看掉這個人的劇,這個過程頗有些“在場”的意味。
雖然全然不是盡善盡美的一出戲,但是陪伴我度過了很多時光。非常感謝。

最後要說的是,鐵平兄貴家太郎小朋友真的很可愛。shizuka小姐,快生個這樣的男孩子來吧。笑

然而,對於萬俵鐵平最後的自盡我完全是沒有想到的。我暗自揣測,萬俵鐵平最後肯定會像其他電視劇里的一樣勝過他父親萬俵大介,成功復健鋼鐵工廠的。一開始我對萬俵鐵平的自殺還是有些耿耿于懷。只是後來想到,日本人對自殺似乎一直有著一種神圣的膜拜,他們應該覺得自殺對失落的人來說更有尊嚴吧。

《華麗的一族》一直采用一種第三者敘述的角度,讓劇集本身更有一種紀事的感覺,歷史性也更強。劇集所散髮出來的大氣和沉重在我所看過的日劇中比較少見。所有60年代的布景,及大家族的宅院,政界的大型酒會,銀行里一片繁忙的景象都透出華麗的腐朽氣息。

不得不八卦的是由於西裝和和服是劇中角色的必備裝備,我們算是看到了日本的西服做的有多么合身。尤其是木村的一套套戲服,不管是正裝,還是休閒西服、休閒裝,都是一套比一套閃亮。羨慕死日本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