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重温《霸王别姬》。一场旧梦,仿佛哥哥依然还在。他演活了一个程蝶衣,正如程蝶衣演活了虞姬。

虞姬与霸王的爱情终究与世难容。千年前,虞姬为霸王自刎,述说的是宁死也要追随的心,虞姬虽凄苦,但她至少获得了霸王的一颗真心,乌江是他二人爱情的埋藏地。千年后,京戏里虞姬与霸王,程蝶衣与段小楼,他们之间的爱情却全凭程蝶衣一人支撑,他们的缘分都是程蝶衣拼命争取来的。影片中程蝶衣的一段话最令人心伤,他说:“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在程蝶衣心里,段小楼就是他的一辈子,他为他而活。

一笑万古春,一泣万古愁。袁四爷院落里,蝶衣那一滴泪震撼了我。很莫名的,从那一滴泪开始,我整个人就被抽进了程蝶衣的感情里。

影片缓缓叙述了程蝶衣的一生,一个妓女的孩子被送进了戏园,戏子和妓女,生活在社会最低端的人,从一开始就是悲剧。小豆子宁可烧掉母亲留给他最后的念想也要摆脱自己是妓女儿子的身份,他渴望认同。小豆子的生活里缺乏男性角色,他没有父爱,戏园中唯一对自己展现出男儿气概,关心照顾自己的师哥小石头就成了他的依赖,这一依赖便是一生。也正是因为他的生活中缺乏父性角色,小豆子才会宁愿挨打,也说不顺这思凡,他想要证实自己是男性这个身份,他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同,可偏偏没有人了解他脆弱敏感的心思,就连小石头都不明白。于是,他放弃了,为了师哥,他第一次说顺了这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也就是这一次屈服,让他的人生一错到头。戏台上娇柔媚人的虞姬,完美的诠释,却让他成为张公公淫秽的对象。至此,小豆子心中仅残存的那点现实意识也消失了,他彻底沉沦在戏中角色里,是那个为女人的虞姬了。这样的他,自然将这虞姬一角刻画得入木三分。但段小楼不同,对于他而言,程蝶衣再不过也就是他的师弟,他的搭档。我想段小楼必然是明白程蝶衣的心思,可是他不过是一个平凡人,唱戏只为谋生,他希望的生活是有酒有肉,娶妻生子。他不是戏中那个叱咤风云的楚霸王。菊仙的出现,段小楼的维护,让程蝶衣失望伤心,可即使这样,他还心心念念要为师哥取到想要的宝剑,在段小楼被日军抓去后为日军唱戏救他,但段小楼却对他仍不理解。程蝶衣为清朝官员唱戏,为袁四爷唱戏,为日本人唱戏,为国民党唱戏,为共产党唱戏,都不过是为了和他师哥在一起,他在乎的不是台下的观众是谁,他在乎的是和谁唱戏,他是真真沉醉在戏中不愿出来,或许对他来说,戏里的世界远比现实好太多。文化大革命的爆发,让程蝶衣再也无法忍受,没有人听你讲话,没有人愿意相信你,有的只是批判谩骂,可真正让他心寒的是段小楼,段小楼在生死面前的懦弱和背叛,段小楼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说都是诛心。段小楼终究不是霸王,面对自己爱的女人菊仙,为了活命都能说出我不爱她这般话。人性的弱点在这一刻显现,自私又疯狂。菊仙大概不会相信自己万般维护的段小楼竟会说出这话,巩俐那一刻的演技真把菊仙演活了,这一眼从不敢相信到失望最后绝望,淋漓尽致。对菊仙而言,自尽可能是唯一的选择,那一袭红嫁衣是多么的讽刺又悲哀。影片最后,又是那一出霸王别姬,只是这一次剑是真剑,再回眸,已是永别。程蝶衣那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悲凉至此,或许他明白这一切是错了,可错了又如何,再也回不去了。程蝶衣用死来成全自己,他终归是活在戏里,再也没能出来。他的的确确做到了“从一而终”,这如传奇般的一生,到头来也不过是执念一场。

从一开始,就排斥菊仙。她肆意评定了蝶衣和小楼多年的深情。她无法明白,自小被丢在戏园子里学唱戏的小豆子,跟着小石头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的角儿的位置。冷得发颤的寒冬,冻到僵硬的身体,两个人温暖的被窝;打到满手鲜血,护着孱弱的师弟,一根烟杆子塞进嘴里搅到满口鲜血。“师哥,我枕头下边那三个大子,留给你的。”“我叫你错,叫你错。”他突然发声,“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菊仙明白不了,只要小楼出了事,比她还着急的人只会是蝶衣,无需她的各种计谋手段威逼利诱,宁愿舍弃自己生命去救小楼的只有蝶衣。

这是一部精品,正如袁四爷所说虞姬非程蝶衣莫属,而程蝶衣也非张国荣莫属。

那一年张公公寝宫的一把利剑,小石头随口一句,霸王要有了这把剑,你就是正宫娘娘了。蝶衣牢记一生。张公公落没后,蝶衣几番回旧址,寻遍不到。袁四爷府上遇见旧识,一番舞动,硬生生落泪。而那一夜,小楼为菊仙下了定亲礼。再见时,小楼已经不认得这把剑。

必威网址 1

那一年日军侵华,小楼与日本军官发生口角,被抓。蝶衣顾不得自己性命,慌乱接了那堂会的帖子,为日军唱戏,只为救出小楼。

图片来自网络

那一年法庭之上,蝶衣不顾袁四爷和小楼的庇护,承认自愿为日军唱戏,宁愿背负汉奸之名。只因前一夜牢狱之内,收到小楼亲笔书信,往后再没有霸王别姬。段小楼忘了台后蝶衣说,要一辈子跟着他唱戏。而蝶衣,始终不忘,从一而终。

文化大革命。我原以为一辈子袒护师弟的段小楼,死也不会出卖蝶衣。我想我错了,最最软弱的人是段小楼,他背叛了自己的理想,背叛了蝶衣,背叛了菊仙,背叛了他所能背叛的一切,包括自己。那一刻蝶衣的眼神,不寒而栗。

定亲礼那晚沉重的关门声,袁四爷院落里无声无息的一滴泪,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他们对望,最后他亲手为段小楼戴上头戴,出演一场没有他的霸王别姬。这全都是蝶衣的爱,是他的爱,他的恨,丝毫不掩饰。我只在心里默默地想,没有了程蝶衣,段小楼再也不是辉煌的楚霸王,任他如何的唱,如何的演,如何的舞,再演不出那场惊天动地的霸王别姬。

而段小楼,成全不了蝶衣,成全不了菊仙,他成全了他自己。蝶衣的从一而终,菊仙的据理力争,他一次次妥协菊仙离开蝶衣。他断不干净,退不彻底,最终摧毁了三个人的人生。“他是汉奸”“我不爱她”……

走过了十一年的分离之后,再聚首。唱起旧时的霸王别姬,那柄佩剑依然还在楚霸王身侧。刘邦唱了一夜楚歌,楚霸王心乱了,虞姬拔剑自刎,程蝶衣应声落地。他用鲜血圆满了人生的结局。那几十载的爱恨,几十载的戏,几十载的霸王别姬,就如同袁四爷当初的一句戏言,这霸王别姬,倒是姬别霸王了。

必威网址,蝶衣曾问段小楼,虞姬为什么要死。段小楼,你说蝶衣疯了,那都是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段小楼你永远不明白,霸王别姬是出戏,它更是程蝶衣的人生!虞姬为什么要死,蝶衣说,从一而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