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负责革新电影技术,诺兰负责革新电影结构。”
必威网址,这句也许是豆瓣上最受追捧的一句话评论,实在让我有些不解。

   《盗梦空间》刷了三四遍,写了篇作业,特此发上来。从精神分析还有叙事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这部电影。
    个人觉得争论最后的结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影片本身就是对电影理论的最好阐释。也是诺兰导演的一贯风格。(在《星际穿越》里,诺兰用电影讲了虫洞之类的知识)。

的确,《盗梦空间》很优秀,但它的优秀之处,在于诺兰的整套梦境理论、对潜意识的具象化、一些小细节的绝妙设置和穿插(比如“图腾”、那段关于火车的对话),以及最重要的,对于现实与梦境之间界限的探讨等等。加之造梦所用到的一系列扎实的科学理论,让《盗梦空间》摆脱了故弄玄虚,在哲学性方面上升到能与《黑客帝国》看齐的高度。
但是让我们回到所谓电影结构(主要也就是叙事结构)的问题上来,在这方面《盗梦空间》只能用一个中性词义来概括,那就是平庸。电影叙事围绕一次任务从筹备到进行到完成的时间顺序来进行,其中穿插了两段主要的倒叙,寻找齐藤的一段是为了制造首尾呼应的整体效果,反复回忆主人公柯布妻子的桥段,则旨在通过层层剥离揭示主人公的内心世界(甚至于几个时间点在电影中都是平均分布的)。

一、《盗梦空间》的理论建构

基本上,这已经是最简单的电影结构了,电影学院的一般学生都能想得出来(能不能拍出来那是另外一回事),用影片中的情节来解释,《盗梦空间》的电影结构如同柯布最早让艾里阿德妮绘制的迷宫,简单得让人一眼就能看穿,在悬疑氛围的营造上,远远不及希区柯克,在结构精巧与多样性上,无法达到阿莫多瓦的高度,而论及情节设置的连锁反应,也根本不能比肩保罗·哈吉斯。
我不是说诺兰技止于此,因为这里有一个花絮,“摄影师Wally
Pfister称,华纳公司曾希望Nolan把《Inception》拍成3D。但Nolan一口拒絶了,因为那会‘干扰观众欣赏Inception的故事’”。在技术方面如此,那么很有可能诺兰在电影结构上做了同样的事情——他在化繁为简,他的电影很酷,就好像苹果公司的产品,但并不复杂(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因为迷宫从来都不是越复杂越好。

   要了解《盗梦空间》的叙事结构,首先要从电影与梦的关系开始讲起,这个理论构造了“盗梦”的整个世界观。电影精神分析学者运用类比方法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和拉康镜像论引入了电影分析中。拉康认为,做梦是一种低动力、高直觉的退行状态
。而诸多现代电影理论学者认为,看电影与做梦有着相似的状态:二者都是欲望的满足,两种“本我”都需要经过乔装打扮才能够冲出“自我”和“超我”的大门。简言之,可以用以下图表进行类比:
    做梦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知觉——观影的主体状态:低动力、高直觉
     梦境的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荧幕画面:现实世界的想象
     做梦的过程:解码过程——观影过程:解码过程
     做梦效应:欲望退化——观影效应:虚构幸福
   
  上述表格可以清晰地展现出电影与梦之间的类比关系。在传统电影理论中,将电影屏幕比作是画框,巴赞认为电影屏幕具有窗户的意味,直接承认电影的现实性
。而在电影精神分析理论中,电影屏幕则像镜子一般,是观影主体的“自我认同”,间接地承认了观众的主题地位。除了导演的“编码”过程,也需要观众的解码过程。

基于现代的电影理论,电影结构是由不同的要素、方面、层次和形态构成的复杂系统,而且它是动态的系统,绝不等同于情节结构,但作为一部必须令大部分观众读懂的商业片,《盗梦空间》绝不会以艺术电影的角度,从纯粹的电影理论出发来刻意探索电影结构的复杂性,因此它的电影结构仍然在很大部分上等同于叙事结构。影片从头到尾几乎就没让观众产生过任何悬念,柯布最后寻找的人是谁,任务会不会成功,柯布和妻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聪明的观众基本上都能猜得八九不离十,因此所谓的“诺兰负责革新电影结构”,更像是为了赞扬而赞扬的空话,因为《盗梦空间》的重心根!本!就!不!是!电!影!结!构!
我还会不会给诺兰的电影打高分?会!因为他的电影够好看。我曾经折服于《黑暗骑士》节奏把控和小丑的精彩表演,到了《盗梦空间》,导演的整体掌控能力更是叫人叹服,Nolan在电影里思考的问题可能许多聪明人早就思考过,不过能梳理得这么逻辑严密细节饱满最终还能拍出来,还能拍得好看,实属难得。得到评论和票房双重认可的诺兰肯定还有再创高峰的一天,迅速为他立传继而推上神坛,个人认为大可不必。神作、完美、空前绝后这些词汇还是尽量少用,毕竟对于一部投资浩大的商业电影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好看”。

    1、《盗梦空间》理论对应电影理论
在《盗梦空间》中,诺兰实现了“用电影造梦”这一环节。将电影本身电影化。他将主人公柯布放在一个中间环节。一方面在电影里,他是编造整个故事的重要人物,可以说柯布是电影中做梦的“导演”。而作为观众的我们,在观看《盗梦空间》的同时,也在观看柯布编织的“梦”。影片32分钟处,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时,揭示了影片的思路。
在该段落处,阿里亚德妮说“做梦更像是一种知觉”
。我们可以看到,诺兰用镜子将阿里亚德妮和柯布的镜像无限复制,暗示了“多重梦境”和“梦中梦”的设置。这也是《盗梦空间》拍摄的基本理念:用电影解释电影。即用电影造梦。
    《盗梦空间》从电影精神分析学的角度出发,运用可视化的方式将梦与电影的联系展现在观众眼前,即电影于梦的共同工作机制。
  首先,梦和电影都具有片段性的特点。片中柯布问阿里亚德妮:“每次你做梦的时候。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吧:你从来不会记得梦开始的时候,对不对?
你只是在事情进行到中间的时候才开始出现。”与其相同的是,电影的开始也没有固定的时间,都是从黑幕直接进入一个片段。
    其次,时间和空间的设置。导演在影片中将做梦的时间拉长,空间进行扭曲。五分钟的梦境可以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十年。淡化了时间的意识。空间上,梦中的空间构建来自于现实,但是一种现实基础上的再创造,可以任意调整。同时自己创造边界。在电影中,由于屏幕和摄像机的运动,使观众淡化了时间和空间的感觉。一方面,屏幕限制了时间和空间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屏幕和摄像机由在无形中扩张了时间和空间。
    再次,人物的设置。《盗梦空间》中运用潜意识中的投影人物来显示“主体的认同性”。当潜意识的投影人物发现造梦者时,就会对外来者进行攻击。我们可以将潜意识的投影人物与造梦者类比为电影中的观影者和做梦者。在查尔斯的《精神分析与电影:想象的表述》
中提到“观影者不被认为与做梦者同源,而是两个分离主体的同源:观影者起初与做梦者相似(开场段落再现了他的梦),观影者继而变成与分析者相似”。也就是说,当观影者从剧情中抽离出来,会反过来审视思考电影和创作这本身,而这种评价则是对电影的解读,发生认同了就会得到和解,不认同则会产生意识冲突,也就会发生电影中所描述的“攻击行为”。
    最后,返回现实。影片中,意念盗取或者植入关键的一环在于使造梦者经受某种刺激从梦中醒过来,否则就会陷入混沌,意念盗取的任何过程也变得毫无意义。同时,影片1小时24分钟处提到的“查尔斯计划”(让费舍尔认识到自己在做梦)也是对现代电影理论的致敬。查尔斯在现代电影理论中提出:经典的叙事模式希望将我们囚禁在某个主义中心,引诱观众不进入下一阶段,最有效的方式便是“返回现实”。也就是说,让观众记住“这不过是场电影”。《盗梦空间》将“返回现实”的手法不断运用,影片中通过音乐刺激、图腾等提醒主人公现实与梦境的区分,而在影片外,通过背景音乐、蒙太奇剪辑手法以及细节戒指的运用,使观众不断从电影中抽离出来,间接在观众强化情节的复杂性。
    因此,《盗梦空间》的核心思想并不在于梦与现实的区分,而在于梦境与现实的融合。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品,自然是建构在现实之上的虚构产物。

说点无关紧要的
1:最好玩的情节是梦境演员埃姆斯讽刺阿瑟行事古板没有想象力,继而在第一层梦境枪战时掏出火箭炮教育阿瑟说“既然做梦不如做大一点”,Tom
Hardy的精彩表演也让埃姆斯成为影片中我最喜欢的角色。
2:万分无语的是,即使在这么酷的一部电影里,小清新的Joseph
Gordon-Levitt还是和小清新的Ellen Page接吻了。

    2、《盗梦空间》叙事结构
    在《盗梦空间》中,故事线索非常简单,柯布围绕着:我要回家这样一个愿望,答应了斋藤的要求,采取了意念盗取的行动。影片采用线性叙事方法,而剪辑上则将段落进行了重组。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诺兰在故事谋篇布局上所费的心思。然而对电影段落进行梳理之后,故事的脉络和结构便清晰了起来。
     影片分为三个大段落,每个段落都有其独特的功能,相互串联以后构成了整个故事。对整个故事进行了相应的梳理就能发现这个脉络(本来画了个图,结果发现豆瓣影评不能发图。。):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hris
Ta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开头引子
00:02:47 寻找斋藤

A段落:某个任务场景
00:02:48—00:04:30 第二层梦:向斋藤解释意念,盗取情报
00:04:30—00:11:44 阿瑟醒来,第二层梦境瓦解
00:11:44—00:14:50 第一层梦境瓦解
00:13:00背景音乐提示正在梦境中

00:16:00 陀螺第一次出现
B段:过渡段落
斋藤利用“回家”这个借口引诱Cobb进行意念植入。00:22:00
00:22:00—01:01:20 组建造梦队伍
“男演员”黑西装黑衬衣,无领带

C段:主体任务盗梦
01:04:05—01:25:25 第一层梦境
01:25:25—01:40:41 第二层梦境
01:40:41—01:54:56 第三层梦境 (第一层梦正在瓦解)
00:54:56—02:10:00第四层梦境(前两层梦境相继瓦解)
02:10:00—02:15:22 梦境瓦解
02:15:22—02:17:19 第五层梦境
关键句: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

D段:
02:17:19—结束 现实

    整个盗梦空间由A、B、C、D四个大部分构成。其中,A部分作为楔子,引出各种人物关系,同时为后面的意念植入活动作出合理的铺垫和解释。B部分则是作为A与C的过渡部分出现,同时也是对A部分中理念的相应解释。C部分则是主题任务:盗梦任务。我们可以看到C部分中包含了五层梦境。除了一开始设定的三层,又多出了两层梦境,这两层梦境的作用在于使主人公达到自我的寻找,与自我和解,也是本片的内在主旨。在作用上,C部分不仅是正片最主要的一部分,更是对B部分人物关系的解释,同时也呼应了开头的引子。D部分则是导演的“提示部分”,此处则是提示主人公返回现实。看似整个电影都在做梦,但穿插了许多“返回现实”的提示(图示中斜体部分)。
  导演在开头部分剪入一段看似毫不相关的情节,其实则是与后面情节的相互对应。即在柯布教阿里亚德妮造梦的情节中提到做梦者不知道从哪个片段突然开始做梦。同时,“我们曾经都是年轻人,现在我已经老去,心中充满遗憾,孤单的迈向黄泉路。”这句台词也成为了贯穿整部电影的核心句。这个小小的伏笔也是对全片布局的重要提示。
     A段情节采用倒叙的结构,为观众展示了主要人物及相应关系,陀螺这个辨别梦境与现实的象征物第一次出现。同时很好得交代了伏笔:柯布的心内阴影是什么、意念盗取到底是什么?就像是一部短小精悍的电影作品。而刺激音乐则为开头的对立:《我没有遗憾》。暗示梦境醒来,无论观众或者造梦者都不再有遗憾。
  而后,导演开始对A段进行解释。这里有一条明线和暗线,外在矛盾冲突和内在矛盾冲突。外在矛盾则是盗梦计划的顺利实施,内在矛盾为主人公的内心挣扎。明线用来解释外在矛盾,而暗线则用来化解内部矛盾。明线就是顺应情节开展盗梦行动。而暗线则是对A段这部短小精悍的电影进行解释。导演首先用了B段落对A进行造梦的原理解释。同时,C段对柯布内心阴影进行解释。明线不断推进C段落中前三层的故事情节,而暗线则将故事推进了第四层梦境和第五层梦境。
     C段中,第一层梦境作为“创造梦境”,也是铺垫环节,首先从正面让费舍尔采取行动。而第二层则如上文所说,依据查尔斯的理论,从反面进行意念植入。第三层梦境则为实现环节,同时推动了后两层梦境的构建。结尾出现了关键台词。
  D段落则是回归现实的段落。诺兰在这个段落中十分巧妙得埋下了伏笔。盗梦任务成功,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合作伙伴相互陌生,结尾陀螺是否停下来。虽然“梦醒”是对盗梦任务的总结,然而这样开放式的结局则给观众营造了一种“没有返回现实”的感觉。

      二、一点个人看法
      个人觉得诺兰拍这部电影是为了向第二符号电影学进行致敬。因为很明显得运用了很多很多现代电影理论里面的东西。尤其是在第二层梦境里的查尔斯计划,完全是对查尔斯理论的致敬。
       记得豆瓣上有个人说《盗梦空间》就跟你讲述了如何拍电影,然后柯布是导演,阿丽亚德利就是编剧巴拉巴拉的。个人觉得非常有道理。这也是为什么说去讨论陀螺转不转到底有没有意义的原因。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诺兰算是一个伟大的导演。恩。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了。

相关文章